OKX欧易App

欧易交易所app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虚拟货币交易所。

APP下载   官网地址

币安区块101丨本体创始人李俊:本体创始人的区块链创业心得

2020 年 6 月 4 日,币安李加一对话本体创始人李俊。李俊在节目中分享了自己创立 Ontology 的初心,是希望在线下连接和打通主流的应用世界,实现去中心化的身份认证。2020 年,他给自己团队定的目标是:在去中心化身份数据以及底层技术等方面做到世界头部。
币安区块101丨本体创始人李俊:本体创始人的区块链创业心得插图 对于公链的未来,李俊认为在过去的两年基础建设时期,公链更注重技术。但在区块链行业的开源过程中技术同质化逐渐显现,下一阶段公链会更注重落地实体和线下场景的应用,出现新的着力点,这对公链的发展是好事。

站长推荐

欧易 okx 交易所开户:https://www.okx.com

全球排名第二加密货币交易所(国内可用),点此注册邀您瓜分百万现金。

李俊认为中国区块链行业想要在全球市场取得领先需要有以下认知:1、行业中需要存在良性竞争,在区块链行业中实现去中心化是大家共同的愿景,只有战友没有敌人;2、比起钻研产品和技术,更重要的是建立起足够高的信任度,抵抗诱惑保持自律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区块 101 嘉宾观点之李俊

“我觉得如果终局是一个更好的形态,更低成本更高效率,那这个路就是要靠我们走的,当然前提是走这条路时候我们要活下去,但是我觉得值得去试一试。”

 “跟传统企业合作时,最大的瓶颈还是现有既得利益和现在商业模式的博弈。” 

“在开源世界里面你的技术很难成为绝对的壁垒。” 

“我很欣赏埃隆·马斯克,马斯克说我做好什么开源给你们,我继续去做新的,我在前面跑你们跟不上我,这才是最好的护城河。” 

“不要老想着说我去杀巨龙,我把巨龙杀了,就变成一条新的巨龙,可能在区块链的世界不应该有这个巨龙存在。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小毛毛虫,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 

“人还是要靠一些大饼活着,我指的大饼是梦想的大饼不单是 BTC。”

币安李加一:Hello,李俊。

李俊:Hello,加一,好久不见。

币安李加一:大家下面有人问说本体的创始人不是达鸿飞吗?这个介绍一下吧,好多人现在连本体和 NEO 还没有分清楚呢,开播前,俊哥你先给大家介绍?

李俊:应该在 4、5 年前,我们算是区块链技术行业最早的一批人,达鸿飞在做 Onchain,我在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带研究团队,包括研究大数据,也是区块链方面的新的技术。我觉得这个方向自己非常感兴趣,觉得应该全心投入来做这件事情,正好跟达鸿飞聊到,好,我们加入 Onchain 这家公司。

Onchain 是国内最早的技术公司之一,叫分布科技,我是联合创始人,我们一起来做这件事情。达鸿飞同时也在做 NEO 这家公司,那时候叫小蚁。NEO 做数字资产,在这边我们做了很多企业的服务,Onchain 做了很多企业服务,在企业服务上面像身份数据,特别是跟实际的商业场景连接起来,不是纯数字产生的,还是有很多需求。

它的创立也需要公有链这种模式来做这些协调串联,公有链需要有不同的聚焦点和方向,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发起希望成立一个新的项目叫本体,来做这个方向的一个部分。所以说大家有不少关联性和生态的体系,但其实 NEO 跟本体是独立公链的项目,Onchain 是一家技术服务公司。

币安李加一:所以大家记住了,本体是本体,NEO 是 NEO,本体的创始人是现在在直播间的李俊总。

我这边有一个嘉宾的资料。李俊是本体的创始人,也是计算机学士、通信工程硕士、MBA、PMP。李俊有 17 年的 IT 和金融科技的经验,自身是区块链构架与解决方案专家,拥有丰富的技术管理经验。之前在国际顶级 IT 公司和中国大型交易所都从事过技术架构、技术管理、技术规划等工作,参与过多项大规模系统的架构的设计与技术的管理,多次从头构建起完整的技术团队和体系,同时具备丰富的金融行业知识。

李总的履历闪闪发光啊,那您一般从什么渠道获取信息呢?

李俊:我会订阅一些新闻网站,用工具来看。杂志的话,《科学美国人》是我比较喜欢的,还有《经济学人》。

币安李加一:那币圈有崇拜的偶像吗?

李俊:谈不上崇拜,欣赏还是中本聪,因为 4、5 年前可能他是第一个引路人。

币安李加一:预测一下比特币几年的时间可以达到十万美金,或者达不到都 OK?

李俊:如果它的减半不崩溃的话,我觉得 5 到 10 年内是很有机会的。

币安李加一:实际很多大咖来我们直播间后都会和我们的观众去分享一下到底是怎么入到这个圈,一般都会有一些比较难忘的故事,这一块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

李俊:我入圈比较简单,大家可能有一些是金融角度财富角度,我入圈角度可能就是技术角度。因为在 5 年前开始研究区块链,那个时候因为还在中金所,在做区块链包括跟交易方面的研究。但研究技术又看了很多 paper 之后,我觉得它不单单是交易类技术,它对很多协作环节、商业环节有很大的影响,会有很大的一些转变跟革命性的东西。我知道这个东西会很漫长,很多的习惯没那么快改变。

中金所做传统金融的东西一百年前大家也是这么做的,虽然它可能很稳定,收入也很好等等,但是那个时候我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做一点事情。那个时候还不存在币圈,只有比特币唯一的一个头牌,连以太坊还没出来,后来我决定要全职出来做这件事情,正好很巧碰到达鸿飞,大家有了比较好的搭档就共同开始来做这个事情。

币安李加一:当时进到这个行业的时候本体的愿景是什么?

李俊:当时做本体的时候定义是身份跟数据这两个环节。如果最终区块链要走向主流应用,那就必须跟主流的应用世界要有一个连接和打通。如果真正来做这个事情,身份跟数据是绕不过去的。这两年我也不断每天在问自己一个问题,去中心化数据协作这个逻辑成不成立?成不成立的含义是说,最终这个新的形态是不是比现在的更好?这个更好不单单是理想主义,而是在商业成本或者在商业价值上面是不是比现在更好。

如果终局是肯定的,但这条路很漫长,甚至没有路,别人会讲现在数据有巨头把控着,你不可能走到,你们只是乌托邦。我觉得如果终局是一个更好的形态,更低成本更高效率,那这个路就是要靠我们走的,当然前提是走这条路时候我们要活下去,但是我觉得值得去试一试。

币安李加一:当时本体也是有一个比较宏伟的蓝图,现在实现多少了?

李俊:从技术来讲,应该是吹过的牛基本上都实现了。区块链有个好处,所有东西都是开源的,大家都可以看到 Github 上开源的可以看到,所以在技术的进展和蓝图上我们应该基本上达成了我们主要的 milestone。

在生态扩展当中可能没有我们想象这么快。去中心化的应用以及社区应用的确是有不少类型都上来,但是你也知道本体最大愿景是向实体行业,主流行业去做,这个上面有不少小型的应用,但离我们想的中型应用甚至影响某些行业的部分,我觉得还需要努力,这方面是我们持续要去做的事情。

币安李加一:目前跟这些传统企业的合作来讲,最大的瓶颈是什么?

李俊:最大的瓶颈还是现有既得利益和现在商业模式的博弈。可能大家在分析的时候,大家会说又有社会效应又有新的商业效应。但是现在在例如我刚才讲的去中心化数据或者协作等等,其实有很多巨头在这些位置上。

比如说数据这件事情本身也是大家的命根子,就是它的立身根本。你要做这件事情它可能会有更多的资源,不单单是钱上,包括技术、影响力、宣传力、游说政府法律法规,这些方面都跟我们不是在一个量级上。有些时候可能只是一个美好愿景,但是你走那条路是很曲折的。所以说在这些部分上我们不但要有勇还得有谋,你自己得能生存下去,在一些小的场景把闭环走出来,然后要加强合作借各种势,所以这也是挺有挑战的一个过程。

币安李加一:所以说真正的传统的企业,他们思维模式的革命实际还没有真正开始,要迈出那一步有可能才会有一个爆发期?

李俊:对,而且你如果只想是思维模式的革命,这可能还不够。尤其我刚才讲的如果在现在的中心化模式或者其它模式下面你已经站住一个生态位或者已经赚钱了,自己革自己命是很痛苦的,而且你还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部分。

所以说即便它的模式理解了,也不可能由他自己来闹革命或者创造一个新模式,你必须找到切入点和新的利益方式和玩法,你得把桌子掀掉再重新来,但在掀掉当中你得保持自己得活着,这个挑战性还是蛮高的。

币安李加一:但是现在国家政策各方面对区块链技术加大了扶持,对本体来讲也应该是一个好消息。

李俊:对,我觉得在局部范围内这应该是一个好的方式,虽然不是大家理想中彻底的去中心化,但是它在局部下构建这种局部的去中心化的信任模式,至少对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以及市场教育是有好处的。大家可能在一个小范围做联盟链,自然会想到如果我的商业要扩展我必须带一个更大的平台。

所以说即便很多人在争议私有链、联盟链到底是不是区块链?我觉得从教育市场,让大家有去中心化这个意识上面这个还是有很大价值,当他这些思维转变过来,你自然而然会有很多联盟链、私有链包括公有链会有很多融合的点在这里,我觉得是值得去尝试的。

币安李加一:联盟链是国家比较扶持,很多人说 2020 年公链的故事基本讲完了,本体也是最早一批的公链,好像还在做跨链的技术。您能否给大家聊一下您认为公链的未来还有没有新的故事可以讲?

李俊:故事讲完的论断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而且某种程度上是正确,因为过去两年其实是一个基础设施建设期,所以所有公链大家讲的都是技术。

但是区块链跟其它行业不太一样,其它行业比如做芯片或做其它技术甚至专利是极其重要的。区块链本身就是一个开源世界,因为不开源的区块链基本上没有人会要用你,在开源世界里面你的技术很难成为绝对的壁垒。

就像现在有很多项目一出来就说我的性能比以太坊更好,比比特币更好,但大家认的不是单单这一个东西,我不是说技术不重要,而且这个技术的同质化慢慢也会更接近,你有一个好的设计,别人马上能跟上来,所以从这个点上故事的确讲完了。

讲完的含义也是一个好的含义,好的含义是什么呢?这说明是另一个起点开始,大家现在再出来新公链,再跟你讲我有什么新技术,大家好像已经不 care 了,听多了已经听腻了,说明技术这一个层次过去了。

大家下一个阶段会说,我要有什么产品,实打实的产品要给用户、企业、合作伙伴用的,然后要在什么场景下落地,可能会觉得新一轮大家的着力点又出来了,所以说这也是好事情,说明公链第一阶段过去了。

币安李加一:那现在非常自然的上一段广告时间,刚才李总提到了公链因为开源,所以说技术已经不会成为很高的壁垒。那现在各大平台也看到了本体 Ontology 2.0 的相关信息,跟大家讲一下 2.0 跟 1.0 到底有哪些部分的升级?

李俊:2.0 的部分,我们可能在技术上的升级有几个主要的点。一个是在虚拟机上面,我们因为本体开发了一个 WASM,本体 WASM 的虚拟机,这个在目前在公链用 WASM 的虚拟机程序上应该在第三方的测试上面是速度和性能最快的,这个现在是本体的大的亮点。这样的话本体是一个多虚拟机机制,几乎可以用所有的主流开发语言,你熟悉的语言在本体上开发 DApp 或者智能合约。

还有我们重要的跟着给商业应用来使用的,一个是本体的 DID,分布式 ID 的协议,还有一个分布式数据的协议,叫 DDXF 协议。这两个协议其实是相辅相成的,ID 数据结合起来真正是跟实际商业场景去连接的。

那这两个协议在目前大家知道国际上在做 DID 不管协议实现还有数据实现上面基本上达到了国际的头部,这个是可以比较的,比如说去中心化数据的项目,像 Ocean Protocol 这一部分。去中心化 ID 的项目,走得最早的,像 Sovrin 这些,当然它们不是公链项目,它们是一个协议项目。但在协议实现上,本体至少做到了现在跟它们并驾齐驱;在完整度上,在不同程度上其实已经超过它们。所以说这里引出一个额外的点,刚才我讲技术的故事讲完了,但是技术依然很重要。

技术研发跟工程能力这个创新是持续的,新的业务场景不可能永远只是一个数字资产,这是一个存证只是一个数据,新的场景还是要不断地要有技术跟工程的研究能力跟创新能力去实现。

另外工程能力也极其重要,就像我们一直开玩笑说微软的 windows 它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开源代码,实际上把整个 windows 的开源代码都给你也维护不住,你用着用着出一个 bug 就没法 fix 了。不是开源就能抄到技术,Linux 也开源,但是也需要像 RedHat 这种专业公司来做商业化的产品。

所以为什么刚才我比较强调我们技术的里程碑,其实小小秀一下,我们在技术的工程实现能力,也就工程实现不但要稳定上主网,而且不会在哪个工程 milestone 不会跳票,这个对我们持续在商业新协议拓展这是很重要。

在 2.0 除了我刚才讲的技术方面,我们也得卷着袖子下场。本来我们想说做一个轻量化的,有点像以太坊模式只做协议,但是我们必须得承认一点,目前阶段完全由社区做的 DApp 很难形成规模性在 B 端拓展,所以我们也卷着袖子下场,在 ID 跟数据方面做产品。

比如说给 C 端的产品,我们数据和身份以及资产的一体化钱包叫 ONTO,这个是目前在这三个功能点上数据跟身份上应该是最完整功能最多的数据钱包之一。上个季度刚刚上线了一个新的去中心化数据交易市场,叫 SAGA,这个数据市场应该也是基于本体的协议,相对流程更完整。所以我们也很有信心在分布式数据这个部分,把这方面的项目把 PK 掉,像 Ocean 这些,我们在技术上还是很有信心的。

币安李加一:总之就是 2.0 比 1.0 无论从技术上还是生态上各方面都健全了。用我的这种糙话再总结一下刚才你很专业讲解了半天就是,虽然开源的技术壁垒不会很强,但是本体的技术能力很强,所以我给你开源了,你也维护不住,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李俊:这一点我特别欣赏埃隆·马斯克,埃隆·马斯克就讲他从不相信巴菲特说的企业护城河,他说企业的护城河永远是你的创新意愿核动力还有你的实现能力。马斯克说我做好什么开源给你们,我继续去做新的,我在前面跑你们跟不上我,这才是最好的护城河。所以我想包括我们的技术团队这一部分是比较欣赏这一点,我们这个上面持续的创新是我们最大的护城河。

币安李加一:那你的偶像就是有一个埃隆·马斯克?

李俊:对,可以算是非区块链行业的偶像。

币安李加一:刚才讲了 2.0 你有那么多的生态,除了你刚才介绍之外,本体还有其它生态,比如说我知道应该有钱包之类的?

李俊:对,就刚刚讲的,我们的钱包并不是想做一个纯粹的资产管理钱包,因为这个已经非常多了,这个我感觉都已经成一个红海了,其实我们更聚焦我刚才讲的身份跟数据的管理。为什么讲这个数据钱包呢?我们一直讲说去中心化、数据协作等等。其实有个重要的去中心化是把每个人都能纳入这个去中心化的生态里面,让他们掌握自己的数据、自己的权益、自己的资产,但你光讲说这些都是你的,没有用。

现在你也可以说你在阿里的数据、腾讯的数据这些都是你的,你没有工具掌握你自己的数据,因为大的厂商是有系统。不单单是协议跟理念,你还需要实打实的武器,我真的有个武器可以管自己数据,授权我的数据,还可以把我的数据变成资产跟别人交换,而且我可以用这个武器来保护我隐私等等等等。

这个武器交到他手上控制他自己的数据,这才真正说把去中心化的理念输出给每一个人。其实本体 ology 这个数据钱包其实就是聚焦在这个愿景上面,目前在这个方向应该是数据类的钱包中功能各方面做得最完整的一块。

币安李加一:因为我也负责币安的一些国际上的法币渠道,有一些国家开始慢慢下政策说交易所把数据归还给用户,他有这个能力说我要自己保有我的数据,我要自己保有我的账户。然后用户就搞不清楚,因为没有技术能比较好落地场景的实现,很多法规就变成了空谈?

李俊:这也是我们之前两年区块链行业的一个痛点。我们讲用户和非圈内的人士被灌输了很多理念,要去中心化以及要有新的革命、感觉、idea,用户说我们明白了我们也很欣赏这个新的模式,但我要怎么干?你给我什么东西我可以干?

所以说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实打实的把一个工具,把这个武器交到每个用户的手上,这个武器不单单是武器,你还要想办法去引入真正商业场景,而且这个商业场景比他现在用的中心化商业场景带来新的价值,这个时候他才能感觉到,你跟我讲再多理念不如告诉我,我用这个新模式能让我节省成本或者原来我干不成的事情能干成了,原来我无法控制的资产我能控制了,无法控制的数据也能控制了,这个说什么都比你灌输个理念要强。

现在这个理念已经过期了,后面我们为用户制造武器,然后让他们加入去中心化的世界,所以这也是包括 SAGA、ONTO 这些工具的目的。为什么我们从做协议到开始要做产品做工具,引入业务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币安李加一:那您准备了多长时间?现在技术的变革生态的升级真的是好强大。

李俊:可以讲是厚积薄发。DID 现在是在 W3C 是一个草案阶段,这个国际协议已经接近成熟阶段。但是我们在两三年前开始做的时候,大家可以看到三年前本体的第一版白皮书,可以看到这个方向都没有变过,ID 和数据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提出来。

所以在这个协议上是持续跟踪多年然后再做协议实现的,现在有产品其实是在这些协议的完整度上顺其自然就可以长出来,并不是今天忽然想做去中心化数据钱包或者去中心化数据市场,就能马上能出来,你看到是冰山上的那个塔尖,下面可能还有公链上为这个方面做的协议支持,还有 ID 协议、数据协议的支持,最后才能呈现出这个部分。

这些技术打牢之后,我觉得后面速度会越来越快,最大的挑战还是在如何引进更多的业务。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培养另一种基因,就是真正把业务闭环做出来,从技术基因到商业基因,但我觉得这个挑战还是蛮有意思。

币安李加一:你之前说本体重点一直在技术,现在向商业转变,我现在感觉你整体的气息在向这个方向进行转变?

李俊:你看中各种大佬们,大家都要讲商业,那我之前可能每次出来的确技术这些部分讲得太多,而且下一部分商业是我们的目标,我也要迫使自己做改变。虽然我是技术出身,我也要把商业理念传达给更多人。所以我也向各位直播大佬多多学习,我觉得这个还是有必要的,让更多人了解。

币安李加一:所以感觉你也帅了。那我们吹个牛,本体 2020 年底定一个目标,有这么多用户为证,都督促你。

李俊:第一个我自己觉得有把握的目标和一个挑战性目标,就是在数据跟去中心化身份跟数据这两个产品包括市场、客户端产品、协议和底层技术这几方面都做到世界头部。这个我觉得是有信心的,世界头部不是一个空泛的概念,大家把这几个方面最好的去中心化的项目拎出来,大家从产品形态、完整度再来比较,我有强烈的信心本体能走到头部。

还有一个目标,我们在三到五个行业去中心化数据方面形成行业真正应用的闭环,这些工具能让每一个终端用户参与进来,我希望今年能达到 5 个或者更多。但这个挑战性目标,我讲商业基因是我们更多需要培养和促进,但是我有信心来挑战一下这个事情。

币安李加一:我看用户关心不是这个事情。

李俊:价格部分,我坦率讲我是没法预测,你知道区块链现在的价格其实是大家对一个平台的未来价值,第一它有一定的金融成分,交易需求金融成分;第二这是对一些平台未来可能性的一个期许。就像互联网刚开始时候,京东也好阿里也好也是一个漫长的不赚钱的过程,包括美团也是年年亏损,但大家依然支持它。这两个期许在里面,这个部分是不受控的,我们也控制不了最终会什么样。

我唯一能说的就是我们会持续做下去这个事情,这句话我三年前说过说我们会持续做下去,那我三年之后坐在这里还在说这句话,至少在一个中间阶段证明了这件事情我们没有在乱说,那我们的确也看了不少三年前跟我们同时出来项目没有继续走下去,这个不一定是个人原因。我们能持续走下去,第一是意愿,我有这个意愿跟跟动力继续做下去,而不是一个阶段,有一个成功目标我们是不是可以退了或者怎么样,这是第一。

第二,说明我们还是要掌握一些策略,你要保证自己能生存下去。也是因为这些策略在,所以能让我们继续生存下去,我觉得这两个承诺大家持续看到我们,我希望大家每年都能看到我们,再不济混个脸熟。大家讲起本体就是个老项目,大家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做一半就跑的项目或者怎么样,大家知道持续在做但不是混日子在做,我们希望每个月每个季度都有持续的进展给大家同步。

币安李加一:我是感觉做事然后把吹的牛 B 实现了,就是最好的拉盘。有些项目方在线喊单,它喊一喊你上车,你真的敢吗?买币卖币这回事还是你看准一个项目,最起码你要知道你买的是个什么。随便去看口喷拉盘的这种,你真的是不怕遭骗,不好意思比较直白,因为我就喜欢老实人这种。

李俊:我出来采访直播,一直来说我从来不建议大家听我说,大家要去买去交易,我一直讲你要买什么,不单是本体,应该你自己做判断。另外你必须承认这一点,数字资产这个目前交易的部分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当然大家说机会也很大,但这个我觉得也很合理,金融部分就是风险跟收益成正比,你不能说我要高收益但我不要高风险,第一,你自己想清楚,第二,你也是愿赌服输的一个正确心态这就可以了。那唯一的部分,你不要碰到骗子项目,这个是你可以去说我怎么来识别骗子甚至告他维权,其它的方面我觉得自己要对自己做好更多的审慎的考虑。

币安李加一:真的建议大家对自己的荷包一定要负责,赚钱挺难的,特别现在疫情时间。我在行业里也算有一段时间了,我认识很多人赔大钱的都是别人说什么我买一下,他有可能短期见到了一个收益,但到最后赔钱的都是这群人,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

李俊:真正实打实要赚钱还是要摆地摊。

币安李加一:我陪你一起去摆地摊。6 月 30 号,本体主网上线两周年,所以有什么重大消息可以透露一下吗?

李俊:可能更多的还是一些进展上的部分,第一个是产品,在数据功能上面有很大的升级,我相信在 6 月 30 号之前这个版本看完之后,如何做去中心化数据协同这件事情上大家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包括 SAGA 数据市场。

另外,有一个大的感觉是治理,公链的治理是极其重要。本体发了一个新的提案,在治理包括 Token 激励等上面其实有不少新的治理模型。对参与的人也包括这些应用的人都是一个正向的激励模式,所以这个新的治理模型应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点。

币安李加一:还是偏技术类型的,我以为说本体在 6 月 30 号期间,比如说交易持币本体有什么礼物可以送,可以抽奖,CEO 可以跟人家吃饭聊天。

李俊:首先我知道 Binance 在两周年会有交易的大赛活动,而且激励的活动应该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如果大家对交易很有兴趣这些部分我觉得可以到币安去好好享受一下这个交易的乐趣,投资人交易不单单是赚钱,有点像女生购物,本身这是个乐趣,每天有点事干。包括股民也是,每天要刷价格其实他不交易看着也开心。本体两周年交易活动希望大家在币安上玩得开心,我说的祝大家赚钱这个事情我也保证不了,只能说大家玩得开心,领到币安给你们的奖励。

币安李加一:我不好意思打广告,于是抛给你,让你帮币安打一波广告。

李俊:币安对我们的支持一直是很大的,我觉得这个不叫广告,币安现在有点像大家的一个社区,不单单是说我是一个商业来做的,其实有些人说我一天不在交易里面,在群里跟大家说说交易情况,形成一个文化聚集点,所以说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币安李加一:下回专门请李总给我们币安吹牛,又真诚又好听,大家月底关注本体,关注本体在币安上的活动,多多去支持本体。刚才聊到了本体,您自身的项目以及生态这一块,我们现在往大点聊,聊区块链行业的发展这一块。

现在中美经济,包括在一些技术上的情况,我们也是有一些竞争的关系,本体实际是从中国走出去,它是中国公链里面特别骄傲这一块,您认为中国如果要再在区块链行业进行全球的领先,还需要去做出哪些努力,这个问题特别大,但我感觉你擅长。

李俊:如果讲这个点其实我挺欣赏华为老总,任总,任正非。他在美国白热化的阶段,依然说我们还是一个开放心态,向美国学习技术,我们依然向美国开放合作等等,我们也依然需要这个市场等等,虽然我们是一个从中国起步的公司。我想区块链行业更是这么一个精神。

第一,开源这些部分,我们虽然从中国起步,也慢慢发展我们的国际社区,首先区块链跟去中心化这种协作模式是我们共同的愿景,所以在这么小的一个行业部分,我想只有战友没有敌人,这不是套话,的确是这样,任何一个目标在任何一个方向上有了突破都是整个行业突破。但是在竞争上,如果我们自己能做更多的贡献甚至有能力带别人飞或者带行业飞,那这更好。

这个部分,我觉得还有点小得瑟,我把行业哪件事情做成了,这是有竞争的,是一种良性的竞争。所以我觉得我们在技术跟工程的能力上是中国团队或者中国基因的项目的一个强项。当然中国基因项目也分很多,大家有些时候也有觉得名声各方面问题。但是其实有一点是我们急需要要补的,就是所谓的生态跟理念建设的问题。

我刚才也说,这么多项目跳出来,我甩比特币甩以太坊 N 条街。大家并不 Care,这个不是成功要素,而是别人对于一个理念的灌输和它的执行。让它形成更大的信任度社区等等,你才能做起来,这方面一直是中国团队的弱项,因为我们可能不单单是区块链,其它的技术团队也是。大家更喜欢做产品做技术,但是要宣传一种理念,甚至宣传一种价值观,让别人相信你其实是挺难的。特别是中国现在又在国际上有这么多的争论争议在这里。我觉得更需要我们去挑战这个事情。

我自己来想这件事情的时候,做的还是点点滴滴。点点滴滴我觉得一个词就是透明。做的每件事情保持足够的透明度,这个透明度不单是对外来说说我们要做这个理念要做去中心化,对内恨不得说,最好都控制在我手上,我想要封谁就封谁。但是这个过程,在内部团队在对外或者自己内心认可的都是说我要一个透明度,我要把这个理念宣传出去我要做这个部分。

我相信不管是产品还是项目,在全球范围内让更多的社区甚至合作伙伴企业甚至政府,对你的信任度足够高,对中国项目来讲,就是个最大的成功。这比某生意赚了一笔钱或者某个产品很受欢迎其实是更难的一个成功。真正成为一个来自中国或者中国起步的项目得到了全球的信任,而且这个信任既有技术上的也有各方面的,是挺难的事情,而且对持续的自律是有挺大挑战的。

中间可能还会有诱惑,可能这样控制一下更好。所以我们想朝这个方面去努力。但技术上我们不甘人后,即便影响力不够,特别在 ID、数据这些协议上,世界第一肯定是我们的目标,这个是毋庸置疑的。

币安李加一:鼓个掌,我真的感觉老实人说话就是很让人信服,我都想去偷偷持一点币。目前,你感觉区块链技术领域或者说,还有没有哪一条赛道是有可能会出来的?比如说之前 DApp,DApp 大家又说不行等等这类,你感觉还有什么机会口,除了本体已经占住的口子。

李俊:技术领域我觉得两个方向。因为整个区块链真正在竞争是传统的巨头,传统巨头包括有些是政府提供的服务,特别是互联网巨头提供的服务,要有生存空间需要要做两类事情。第一类他们不能做的事情,是它不能做的事情。第二类,是它能做,但是它会死的事情。这个死不是它倒下去死了。而是说它做这件事情对它现在的根基是要产生很大的影响。就像我说,它要做这件事情,它要先自杀再来做。

我看到的一个赛道包括数字资产,我指的不是泛的 Token,就是资产数字化包括去中心化这种资产发行、交易等等,这些环节他们会受很多制约。当然不是说我们要靠不合规来赚钱,而是说他们要做这些事情,跟他们现在业务是有比较大的冲突,它代表这一部分,它很多时候下不了手来做这个事情,这是一,不是它没有技术能力或者做不了。

第二件事情,大家看到巨头有自己的区块链,建的联盟链技术,虽然我今天吹了很多技术,但是很坦率讲,跟这些巨头比,先不说国际巨头国内巨头,它们的技术量级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所以我从来不能想象说一个创业型的或者公链型的项目,包括以太坊,你的技术能力能够绝对超过脸书、谷歌甚至阿里、腾讯,不可能,他们的投入跟我们的投入是完全两个样子,所以说跟它拼技术,我有更好的技术更好的性能这是个基本功,但是绝对不是一个走的事情。

走的事情还是那个组织的理念,其实核心点,大家一直在谈去中心化跟中心化这个事情。这个包括了数据,交易环节,存储环节等等,这些部分提供去中心化服务,它有一个生存空间在这里。不是它不能做,它现在如果做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当然是没有问题。

但是如果它在去中心化,要更多生态,你们到我这里来存证数据、开放数据、去中心化协作,最后它的数据不开放,我的数据你们别碰别动,第一没人相信你,你自己不这样做,那我们来做,大家不会完。如果真的开放了,我举个例子,阿里真的说,我数据也开放,大家到我区块链上来玩,我相信它会成为区块链上的一个大玩家甚至超过以太坊也有可能。

币安李加一:阿里先“自杀”。

李俊:不是自杀,它可能在区块链依然是个很大的接口,我指的是路口,但是它已经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了,它把它的中心化业务放弃之后,去做中心化业务,即便它做得比以太坊更好,那我们应该鼓双手欢迎,因为我们阵营当中又多了一个巨头。大家也抱有一定的理念,如果这个生态能实现,功臣不必在我。

这个含义就是说,不要老想着说我去杀巨龙,我把巨龙杀了,我就变成一条新的巨龙,可能在区块链的世界不应该有这个巨龙存在,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小毛毛虫,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所以说如果有现在的巨龙,它说我愿意变成毛毛虫加入你们,那大家不应该欢迎它吗?

所以这两件事情,我刚才讲到的数字资产包括交易发行,传统金融市场这个环节,那数据,去中心化数据跟身份和实际的业务联通起来,用去中心化方式组织商业场景这个部分,这两个是存在空间的,是巨头目前会给区块链行业一点点生存空间的地方。当然要能够有更好的战略,确保你先活下去,才可能持续在这里一点点往前拱。

币安李加一:我也是一直坚信一个行业里有更多更加优秀的对手进来才代表你有机会更加成功。

李俊:对,如果阿里哪天真的说,这些中心化不干了,我全变成去中心化了,蚂蚁金服变成币安了,那我们应该欢迎它,币安不要说你来跟我竞争了,我觉得长鹏应该欢迎,快来吧。

币安李加一:我先蹭一波 PR 再说。

李俊:你说阿里欢迎你开一个交易所。

币安李加一:是的是的,cloud 给你有免费。刚才已经问了本体的和行业的,现在小伙伴如果有问题的话,都可以在下面留言,抽到问题的小伙伴同样我还会送给你小礼物,以此来作为感谢。俊哥,我聊用户比较关心各种八卦的事情。你的形象一直都是佛系、技术男、直男、老实人就是这种标签,但是目前这个行业还是有一些,本体还是有交易属性,所以你在区块链第一桶金是怎么赚的?

李俊:谈不上区块链,我之前因为做传统金融方面,应该有些收获,但那个时候是为了研究,比如研究比特币的技术什么,那总要买点币来研究一下,我记得那个时候币还不是在交易所买,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 OK,虽然那个候 OK 好像火币是有了,但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有这个交易所,好像还在某宝上买过一点。

币安李加一:对,那时候都从某宝进场?

李俊:对,还在社群里跟朋友买了一点币,那些币后来也没动,但那个时候打死我,我也想象不到它能涨到后来这个价格,你说我早就预测到未来肯定会爆发,这个是瞎扯,我从来没想到那个时间点,从来没想到说区块链还会有这么一个金融的市场出来,或者中间还会产生财富效应,根本没想过这个事情,完全拿来当测试币一样在弄,后来留了一部分 BTC,测测可能剩下来的这部分,也没动这部分,那就变成我在区块链的第一笔小财富了。

币安李加一:我特别不喜欢跟你们大佬聊天,基本上问下来就是莫名其妙赚了钱,让我们小韭菜心里面太酸了。

  李俊:如果退回 5 年前我们就预测到这些都会涨,比特币涨一万倍,什么涨一千倍,那肯定是瞎扯,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个时候还根本想不到区块链能赚钱。所以今天我们应该觉得我们是一个非常非常幸运的一群人,我指的不单是我们,所有在这个行业当中的人,给了我们这些空间和资源,让我们可以去做一些事情。我觉得再厉害的人,本身的厉害或者个人能力,其实是很微不足道的,人生活在世上,运气是第一要位。

币安李加一:下面用户说我特别柠檬,我最柠檬的就是俊哥的回答。他买币都不是为了涨,也不是为了持币,也不是为了梦想,研究研究,然后研究研究就涨了。

李俊:跑测试币,买来的测试币涨了,这个就很痛苦。

币安李加一:您平时交易吗?比如说你会玩期货或者其它的投资交易吗?你更倾向于哪种理财方式?

李俊:基本上不玩,也不交易。基本是处于这么一个状态。平时我从早到晚基本上都在公司,准备一些资料。对交易没什么感觉,像以前在中金所,我做的就是交易系统,清结算系统,就是金融衍生品的系统跟产品规划研究,但是我对做二级市场交易这件事情好像兴趣一直不是特别大,可能想做一些新的东西。

然后再说心里话没有什么天赋,虽然做这个行业,但是真正交易跟交易员是两回事情,除了懂金融机制,交易还有很多心理要素在这里面,像我们这些心理素质不好的,搞期货我觉得基本上是挺难赚钱的。

币安李加一:2017 年末,我去韩国,正好跟何一在一块,她就看我在那边交易,交易 20 分钟,那时候我还没有来币安,我们币安现在不允许交易,她看我一直交易,她说你知道吗?你这样交易一直在亏损,我说我不知道。一顿操作猛如虎,账户只剩 2.5 毛就是你。

李俊:高频交易是特别容易亏损。

币安李加一:对对,完全不懂。我们币安工作人员是允许交易的,举个例子,我今天买了 BNB,我如果把它卖掉需要一个月之后,我一个月之后我卖了这个 BNB,我再把它买过来需要再等一个月。老板说了一句话,如果你们对交易特别有天赋,币安不要耽误你们,你们就好好交易赚钱去,如果你想要做事情,你就在币安做事情。而且也是对于用户的公平,我们不允许吃这种信息差,我们都是受到严格的监控,这是币安从上到的下一个理念。

看下刚才用户的问题,是本体的超级粉丝,他说他关注本体的周报最近已经没有跨链内容在了,所以本体现在还在做跨链吗?

李俊:因为跨链不是我们一家的事情,其实这次本体,5 月份上的版本跟比特币、以太坊的跨链已经集成进去,但是正式启动会放在第三季度,就 6 月份会正式启动这个测试网,技术开发已经完成,如果细心的小伙伴到上面看,我们 Github 上,可以看到跟以太坊跟比特币跨链的部分已经完成了,代码也在那里了,而且在我们内部 run 起来了。

6 月份的测试网,会有独立的跨链体系出来,有更多的链会集成进来,包括 NEO 包括 COMOS 这个体系我们都会把它集成进来,这不单单是本体一家的事情,它会形成一个像跨链协同组或者联盟,这个技术已经全部完成,我口说无凭,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到我们 Github 上看到我们的代码。

币安李加一:我真的感觉给你一个真心的建议,李总,你们还是要适时的吹吹牛的,你看下面你的小粉丝在这儿吹,跨链都没有了,都是看你周报?

李俊:我今天已经吹了很多牛了,我自己的汗也要下来了。

币安李加一:小伙伴还有什么其它的问题吗?俊哥还有什么想跟大家分享?

李俊:到现在这个阶段,我觉得区块链行业大家已经进入比较冷静期,不单是从业者,投资人大家都在冷静的一个周期里面了,第一,我觉得区块链到后面可能慢慢会走向,真的像互联网一样,开始做一些有价值的项目起来,一个新的评估周期开始了,在这个时候,不管是有兴趣加入还是有兴趣支持或者各方面,其实又是一个好的时间点,来真正去做。不管大家讲的国家类型的新基建这种技术类的,还是公链这种生态类,我觉得是很好的机会进入区块链行业。

互联网行业已经到白热化,在很多程度上已经有大局已定的感觉,我指的个人职业发展,弯道超车的机会比较少了。区块链之前一波是投资方面或者金融方面的高峰,但后面一波我觉得还是有一些产业机会的高峰,有兴趣的部分还是可以。另外我们在技术、市场、BD 各方面都很需要人,所以有兴趣的,请大家热烈给我们的 HR 发邮件打电话或者在我们的公众号,热烈欢迎大家来参与我们本体的项目。

币安李加一:比较尖锐的问题了,本体币价跌了,对你项目方的工作人员有什么不一样的心态?

李俊:我觉得很好,比如说我现在就在我们的一个小小的会议室,虽然有个背景板,我眼睛看过去,就是我们技术团队,现在一群人都还坐在外面,热火朝天做事情。他们肯定不是因为老大今天在这里才这样,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大家还是挺开心做这个事情。

当然我不是说我要装逼,我只要技术,我觉得还好。我们虽然不是交易所,我们在所有公司制度也好开会也好不断重申一点,要求大家不要在工作场所时间去做任何的炒币的工作,这是我们不鼓励的。

币安李加一:感同身受。

李俊:所以说我们可能整个公司内几乎没有任何炒币的氛围,大家对价格敏感度也比较差,就老实人吃亏,外面大家都发财了,我们小伙伴没有沾到。我还是希望未来项目越来越成功,还是更多为这个项目付出努力的,不单是内部团队包括生态团队或者外部的合作者,他们真正能获得他们自己应该获得的回报。

币安李加一:踏下心来做事情特别好。我记得有一次特别逗,有一次 BNB 一下涨了很多,其他小伙伴,负责社区的,他离社区小伙伴比较近,他说社区小伙伴怎么说 BNB 涨了这么多,然后我们看一下,涨了这么多,然后把手机放到那儿,继续工作。我们对价格的敏感都是社区要反映出来之后,因为我们需要跟社区用户接触,我们才知道。实际一些真正的在做事的项目方的工作人员实际对币价的敏感程度并没有那么高。

李俊:币安现在处于增量的位置,特别你们核心团队,你们身上多多少少已经有一种使命感,你们觉得你们在开创一个新的一个事情,而且是这个事情的领头羊,其实你们心里有一个更大的锚在那里,这个可能就不是你们特别在意的事情。

币安李加一:你们不也是吗?世界第一技术,我们都有一个。

李俊:对,人还是要靠一些大饼活着,我指的大饼是梦想的大饼不单是 BTC。

币安李加一:对比国内其它公链,本体的优势是什么?

李俊:国内大家各有各的专注的方向,其实本体不是优势,而是大家选择的方向不同,本体除了底层链,在性能各方面更好之外,聚焦就是分布式 ID 跟数据这是本体的聚焦点,在这两个领域我们想达到真正的头部,这是一个差异化的地方。

币安李加一:还有一个用户去问说,希望李总给大家去充值一下信仰,我感觉是这样的,我们聊币的信仰就没有什么意思,我去带一下,你感觉本体三个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李俊:第一个,我前面讲了,我们在技术工程实现上面,过去两三年的确证明这一点。

第二,我们信心还比较坚定,虽然两三年也走过一些弯路,但大家还是很坚定持续走下去,这是一个优势。

其它的,我还没有特别想到,一个优势就是说好,国内其实也就中国,现在在公链的赛道真正你能存活下来,剩下的项目不多了,我觉得剩下的这些到后面能活下去,说不定机会来的话,有一定的马太效应,资源向头部集中,这是有可能的,要把握好这些机会,可以支持你把这个事情继续推下去。

币安李加一:最后一个问题,本体这两年一路走来,你有没有总结过走过哪些弯路,方便分享一下吗?

李俊:最大的弯路,我们可能在宣传上面如何定位的问题。之前技术各方面有一定的优势,你会自然而然把技术牛逼的点拿出来吹一下等等,所以说过去一两年在起步阶段,我们讲了很多我们实现的技术,做过很多事情,今天我们还在讨论说,其实到最后大家如何认识你,他可能并不会记住你这么多事情,他希望你聚焦在某一点,最牛逼的一点或者你聚焦在哪一点来做。

之前我们在打造基础,现在我们聚焦在数据,分布式数据跟身份这一点,但其实之前我们在打造很多基础的时候,没有特别突出这两点,走了很多弯路,我指的是宣传上的弯路。现在可能认识到这一点,我觉得这是不可避免的一个过程,去中心化的模式大部分大家都没怎么玩过,大家习惯性会走以太坊这个方式,但其实要仔细想起来,每个公链应有自己不同的方式跟路径。

币安李加一:这也是为什么当时我是特别喜欢马云,我感觉做他项目同质化,当时竞争其实蛮多,马云是第一个打出来的,让大家去记住他的。

李俊:对。

币安李加一:所以在看我们直播间的小伙伴,如果你是 BD 大牛,品牌大牛,请您关注本体的微信,去发简历。

李俊:热烈欢迎。

币安李加一:辛苦李总,特别开心特别荣幸今天能来到我们的直播间。大家对我们的直播间感兴趣的也可以点一波关注,让李总跟大家说个拜拜。

李俊:感谢大家热情参与,也希望未来我们真正能带来在你身边的区块链应用。谢谢。

币安李加一:谢谢,拜拜。

正文完
 

OKX欧易App

欧易交易所app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虚拟货币交易所。

APP下载   官网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