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X欧易App

欧易交易所app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虚拟货币交易所。

APP下载   官网地址

QuarkChain创始合伙人Anthurine:“新基建”中区块链的挑战与机会

2020 年 6 月 8 日,币安露娜对话 QuarkChain 创始合伙人 Anthurine。Anthurine 本科和研究生分别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创业前有过 6 年华尔街及硅谷的工作经验。她创建 QuarkChain 的初心是希望把传统互联网世界中关于扩容的经典方法运用到区块链行业中。

站长推荐

欧易 okx 交易所开户:https://www.okx.com

全球排名第二加密货币交易所(国内可用),点此注册邀您瓜分百万现金。

QuarkChain创始合伙人Anthurine:“新基建”中区块链的挑战与机会插图

关于新基建,她认为不同于传统的造飞机场造铁路,现在的新基建更多的是数字化的服务。新基建需要的底层架构分以下几种:1、通过多链异构的方式,每一条链根据不同的情况做出不同的设计;2、链与链之间联通流畅。从而让整个网络在保障不同场景实际应用的同时,能够做到互联互通。

Anthurine 认为区块链领域内可以赋能实体经济的方面有:1、保证数据传输本身是真实可信的;2、保证不同产业与方向之间可以交换数据。

Anthurine 说区块链基本是由四个基本要素组成的:共识、账本、代币经济学和虚拟机。有一些公链的这四个部分在设计完成后就无法再进行修改,只能维持固定不变,不够灵活,这影响了扩展性。而多链异构可以让每个子链 / 分片采用不同的四个基本要素。这时公链不仅承载了 DApp,同时还承载了搭链的作用,在多链上可以根据需求增加新的单链。经过行业的发展,联盟链和公链相辅相成已经形成一种趋势,未来企业级应用一定需要的是一套完整的底层解决方案将联盟链与公链嫁接起来,才能满足全面需求,而这正是异构分片技术可以做到的。

区块 101 嘉宾观点之 Anthurine

推荐书目
《创业维艰》、《这就是纽约》

关于比特币
比特币一定会涨,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全球的资产其实都在往上涨,比特币作为其中相对市值比较小的一种一定是涨得相对比较多的。

关于初心
当时最早的初心,是希望可以把传统的互联网世界里面的关于扩容的一个最经典的方法运用到区块链本身上来,也就是分片。单纯解决 TPS 这个问题,这个是当时 QuarkChain1.0 的初衷。

关于中国新基建的发展
新基建发展肯定是从国家指导层面为这些新的技术提供了很多的支持以及政策的背书。对于中国而言,因为有政府推这个事情,才能导致它往前大大迈一步。

关于公链的故事
新的公链定义是中间有一个中心点,中心点本身发出很多链,每条链按照需求定制,链与链之间提供跨链。从目前的行业发展情况来看,多链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关于新基建
智慧城市是新基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也是区块链可以参与其中作为比较重要的一项。它有四个要素:第一个是 5G,第二个是 AI,第三个是物联网,第四个是区块链。新基建面临涉及的行业很多,且要求覆盖到全国范围甚至跨境。

1

币安露娜:大家好,《区块 101》是由币安的新媒体营销团队开启的一场直播对话节目,《区块 101》会向大家介绍区块链的众生相,在这里我们会邀请行业内形形色色的人,比如创业大佬,投资大咖,意见领袖或者其它领域有过非常丰富的朋友们或者是有故事的普通人,每周一到周五的八点直播间不见不散。
    
我们今天的嘉宾小姐姐很辛苦,今天的嘉宾 Anthurine,她目前人在美国,那边是凌晨 5 点钟,所以她特地一大早爬起来跟我们直播。
    
Hello,Anthurine。
    
Anthurine:Hello,大家好。
    
币安露娜:我正式介绍一下我们的嘉宾,今天邀请的嘉宾是 Anthurine,她目前是 QuarkChain 的 CMO,首席营销官,也是创始合伙人之一。
 
她的本科和研究生分别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华尔街任金融咨询师 2 年后投身硅谷互联网公司,曾就职于 Argus、LinkdIn、Wish 等硅谷科技公司,从事大数据、产品和战略工作,兼具金融、咨询和技术背景,创业前拥有 6 年华尔街和硅谷工作经验,所以说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本身女性嘉宾就不多,像您这样专业属性的嘉宾就更少,所以我希望今天跟大家好好分享一些您的知识和经验,我们也希望能够更多了解 QuarkChain,下面您跟大家打个招呼?
    
Anthurine:大家好,我这边是早上 5 点,希望可以好好跟大家讲一下比如说中美的一些差异,对区块链的一些了解,以及就像露娜也说,区块链里面的小姐姐比较少,希望把小姐姐们对于区块链比较专业的一面带给大家。
    
币安露娜:最近不太能出门,只能看书,跟大家说一下你喜欢的书是什么?
    
Anthurine:我个人看的书比较杂,不全都是专业书籍,我觉得看书的时候以放松为主。最近看的两本书推荐给大家,第一本是叫《创业维艰》,我看了不止一次,但是每次都会有一些新的感悟,创业本身是非常难的事情,尤其是你自己在经历之后,所以每一次看都会有新的感悟,对于正在创业或者想要创业的朋友非常推荐这本书。
 
第二本书叫《这就是纽约》,它不是一个单纯的游记,讲了纽约的风土人情挖掘了它背后很多东西,不管你到过纽约或者没有到过纽约,我觉得看这本书都很有趣,尤其是现在足不出户,待在家里,这两本书推荐给大家。
    
币安露娜:第一是《创业维艰》,第二本是叫《这就是纽约》。这里有一个朋友提到,他想知道东欧区块链怎么样,炒币和区块链技术他们会更加热爱哪个?
    
Anthurine:之前我们在欧洲只是去过布拉格,为什么我能了解到其它东欧比如说以罗马尼亚为代表有很多黑客,因为我们在以太坊开发大会,遇到了很多来自东欧程序员。那边肯定不是炒币社区,炒币的话全球各地都有,但是其实程序员社区集中的话并不多。
 
打个比方,瑞士主要是因为以苏黎士理工为代表的学院派,德国是因为你也知道波卡这样大的一些项目,还有 IOTA 都在德国,所以德国有一大批区块链企业。我以为以这两个为核心的黑客集中在这两个地方,后来发现其实这两个以外东欧也是一个。
 
东欧具体的话,布拉格那边会有一些,罗马尼亚那边会有一些。所以这里主要说的还是一些程序员们。说到炒币本身,世界各地都有,只是说亚洲相对和美国这儿会更重一点,欧洲也有,但是没有这么重而已。
    
币安露娜:没有人能够拼过中国人的炒币热情。
    
Anthurine:可能韩国有吧。
    
币安露娜:东亚。之前经常说某一次的大拉盘东亚买单很明显比其它国家都要多,各位观众都是影响这个世界币价的人们。下一个问题,你喜欢从什么样的渠道获取信息?
    
Anthurine:这个信息要看哪方面,打个比方,crypto 整个领域,不管是技术、简单的币价或者大的黑天鹅事件是比较快比较碎片信息,这种我肯定会关注一些公众号。
 
但是大家都知道,相对大一点媒体都会信息覆盖,海外推特、Medium、hackernoon,我还订阅了几个海外邮件渠道,有一些写手们他们有自己邮件的渠道,这个是比较碎片化的一些信息。如果对于知识体系比较强的东西,往往我会有一些自己关注的渠道。打个比方,像以太坊 2.0,专门会有一些核心的开发,我会关注他们的博客,通过这些来接触信息。
    
币安露娜:基本上是碎片格式的信息来自于别人的二次整理,一手关注 coder 和技术核心人员自己推特和国外的社交网站。
    
Anthurine:对,其实说得不好听,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手机微信,把朋友圈刷一遍你大概知道今天发生什么哪些大事,你朋友里边一半以上是这个领域,只要发生一些大事他们一定会提到,看一看大概知道国际形势是什么样子。
  
币安露娜:我了解到 QuarkChain 是有官方微博,大家可以去关注一下。大家非常想要关注你,哪里可以关注到你?
    
Anthurine:我作为我们公司的类似于代言人角色,比如说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我出镜是非常多的,当然还有一个,我们自己的群,我也在所有的群里面,大家一般 @我,我也会跳出来。
    
币安露娜:感兴趣的观众朋友关注 QuarkChain 的官方账号。您在币圈有崇拜的偶像吗?
    
Anthurine:我觉得崇拜的偶像这个东西本身就是比较高的一个评价,其实这个里面有很多让我觉得很敬佩的人,一定要说到崇拜这么高的一个词,实话讲应该是中本聪。如果没有他天才把很多东西想法叠加在一起,是不可能出现 blockchain 这样一个新的名词。
 
因为大家也知道 blockchain 里面涉及的加密甚至很多技术不是很新的东西,它其实是存在很久的东西,只有他想到把所有东西组合到一起,然后迸发出一个非常神奇的火花,以那么高的评价来姿态,我觉得应该是他。但是其他的那些,为加密货币做出突出贡献,包括币安两位创始人包括比如说像 Vitalik,推着这个世界进程一步一步发展,都在做事情的这些人我觉得都是值得大家敬佩和肯定的。
    
币安露娜:您预测比特币在几年之内能达到十万美金,或者您觉得是否可能?
    
Anthurine:首先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其次比特币它会涨到什么样地步,我不做预测,但是会不会涨,yes or  no,我告诉你一定会。最简单一个道理,美国现在放水特别厉害,大家知道疫情很严重,美股一直在创新高,为什么?因为美国在印钞美国在放水。
 
美国印炒相当池子里的水很多一定会溢出来,美股的盘子一定会溢到其它风险品。我们都是改变世界的人,但不是因为我们起来的,其实是因为华尔街印钞印得太多了,他们用多出来的钱来购买。全球的资产其实都在往上涨,比特币作为其中相对市值比较小的一种一定是涨得相对比较多的。
 
币安露娜:小姐姐说她对币价没有预测,对方向有自己一个的观点,比特币涨的到多少不确定,但是会不会涨,一定会的,我们传导比较积极的信息,还是看涨的心态,这是 Anthurine 自己的观点。
    
Anthurine:不构成投资建议,实话讲,我觉得它会涨的理由,是因为全球资产都会涨,除了你手的中钱以外,你把钱留在手中它是贬值,所有的资产都在涨,只是看它涨得快慢问题而已。

2    

币安露娜:是的,大家去看一下我们的美元兑 rmb 的汇率也能看出一些端倪的。您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渠道接触到了比特币和区块链,以及你跟比特币之间有没有什么难忘的故事?
    
Anthurine:我跟大家实话讲,我之前听到过很多次比特币,但是从来没有一次主动想要去了解过它。直到 2017 年的时候我当时在科技公司,突然发现身边很多人都在研究一个叫以太坊的东西,那个时候完全不知道以太坊是什么。以太坊就是一个操作系统,就跟 ios、安卓是一样,不过它其实是去中心化的操作系统,没有一个中心公司来决定这个东西导向,它不能删除上面所有东西,那个时候我才第一次开始研究以太坊。
 
2017 年初我买了一些以太坊,但也仅限于如此,并没有做进一步的其它的一些东西。2017 年 94 我在布达佩斯旅游,我朋友给我打电话,我那天看了一眼账户一下少了一半。他们现在跟我讲说,现在有个巨大的利差,国内 1c0 的问题导致下架,比特币的价格跟美国差了 20%。他说 20% 这是一个很大的机会一定要利用住,我说不可能,市场不会这么蠢,如果有 20%,一下会被抹平。
 
我当时在外面玩,网络又不好,我后面想想,肯定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就没管。过了两天,等我到美国的时候,他们就说这个机会我都套了好久了,我说真的能套,对啊,我说行,那我试了一下,然后我就试了第一笔。等我第一笔试完了之后,这个通道就被关掉了。
    
但是那一次就让我意识到这个东西很神奇,它是全球流通,但是它其实全球可以有不同的定价权,才促使我进一步了解到底它背后的机制是什么?我才开始去理解,以太坊背后它每个字母代表是不一样的,它有公链、Layer2、DAPP,它有不同的东西。从那个时候开始才深入研究它所有背后的那些机制和东西,才踏入了一个新的天地。
 
一直到 2017 年底,我的合伙人也是我交大的同学,跟我讲他做了一个新的类似于公链机制的东西,问我有没有兴趣?因为那个时候即使在硅谷对区块链有兴趣的女生非常少,身边几乎都是男生,他们当时是一队工程师,他们很想找一个女生拉入团队,刚好看到我在朋友圈发这些东西,后面聊完我们决定开始一块做。
    
币安露娜:其实差不多在 2017 年底加入。
    
Anthurine:对,我们从 2017 年底开始一直到现在,时间过得特别快,也两年半了。
    
币安露娜:您加入这个行业也挺长时间,但您是从一个大家常规来看很好的行业转过来的,您之前是在硅谷工作,而硅谷的工作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那您当时决定转行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选择从硅谷出来加入到 Quark 的创业?
    
Anthurine:我不是第一次转行,我第一次转行从纽约做金融咨询,因为当时我本身是对科技行业比较有感兴趣,科技改变生活,金融本身没有创造太多价值,所以我就到了科技行业。到了科技行业之后,确实一直是有创业的打算,但是一直没有动是因为在等待一个机会。
 
我在硅谷大大小小的公司都有做过,大的科技公司它的玩法,小的那些公司也去了好几家,其实了解了很多关于整个公司怎么从 0 到 1,从 1 到 50 这样的一个概念。当时其实想要的只是一个机会,我有朋友拉我去做过 AI 做过 VR,这些我都没有行动。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我不知道我能为那些行业赋能什么样的价值,同时发自内心的兴趣没有那么重,因为我一直觉得创业你需要坚持的一个东西,本身你如果对它兴趣没有那么大,遇到挫折你很容易放弃。
    
区块链,它虽然也是一个技术驱动型的行业,但是它很意外的也是一个需要社区文化的地方,就打个比方你做 AI 也好做 VR 也好,只要技术很牛逼就 OK 了。我不是写代码的,我会质疑我到底能提供哪些价值,在区块链这边你会发现,你单纯技术很强,但是你还得要传播出去,你得要让其他人知道,所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平衡。你就会意识到以前所有积累的那些在科技公司的想法,那些东西都是可以用到这边的,传统的 Marketing 很强的人不一定在这个行业做得很好,他对技术缺乏了解。
 
尤其底层东西很晦涩,如果要做上层建筑还可以说我有什么样的产品你来用用,做底层你没法跟 2C 端的人说你来用我们的产品。你底层搭完了以后,接着中间层然后才是上层。更多的我其实需要把很多东西打一些比喻,用大家能听得懂的比喻让他们来理解,这样的话,其实沟通起社区跟 coder 们的之间桥梁,这些是有科技背景的人比较擅长做的一个事情。
    
币安露娜:Anthurine 把一些很复杂的东西讲得很明白,由浅入深引导大家。您转行最基本原因是您过去的背景很好匹配了你现在的工作,可以把您的金融知识、科技知识,以及你想向谁传达,把难的东西简单化向大家传播的一个能力都能够比较好表达出来,这个促使您从硅谷再加入区块链这么一个想法。
    
Anthurine:对,每个人都在等待一些机会,它不一定是区块链,它当然有可能是别的,刚好就可以匹配你自己的一些期待以及你本来已有的一些能力这些东西,可以把它放大。
    
币安露娜:一个从 0 到 1 的感觉。那您当初加入 QuarkChain 之后,您的创业初心是什么,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吗?
    
Anthurine:QuarkChain 现在是 2.0,我们本身经历了两次的转变可以这么讲,当初最早的时候做 1.0 想法很简单,因为那个时候其实大家强调的都是扩容都是 TPS,每个人想法都是想怎么样做一个更快的区块链。
 
我们发现所有的人想法都是纵向扩容,什么意思?就是把一根单链变得更快,但是从来没有人说能不能加多条链,在我们看来加多条链这个想法是非常自然的,硅谷大公司比如说像谷歌、脸书,他们对扩容有极高的要求,全世界有几十亿人每秒产生如此多的数据一定是非常快速的网络,对他们而言,他们用的方法就是多线程操作,多线程操作就是分片。
 
我自己在科技公司,知道这个东西很常见。但是很意外在区块链这个领域,当时提到这个概念的人非常少,我们就觉得为什么呢?我们最开始的时候都有点不太敢相信,到底是我们漏掉什么原因,比如说区块链本身用不了分片还是说大家都没往这块看。
 
后来我们发现区块链当时更多是学者是专家,比如说是 PHD 是教授,但是分片这个东西要求更多的是实际工程经验,你要在大公司里面专门做底层系统,很多工作经验的工程师们,他们大部分人还没有入圈。所以我们可以通过另外一条思路,不是把一条链变得更快,我们是给你十条链,一百条链,一千条链。
 
大家第一反应分片的话我们已经有一个项目叫 Zilliqa,就是做这个东西的。我们跟他解释 Zilica 做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分片,它做的是另外一种分片。但是当时的时候大家不太理解,现在大家都知道了,Zilica 其实做的是交易分片,比如说以太坊 2.0 做的也是状态分片是真正的分片,我们也是做的这种类型,包括新出来的项目都是做的这个类型,但是当时你要跟大家解释要花很多力气。
    
还有一些人甚至会质疑,为什么需要分片?当时 EOS 的号称我们可以达到百万 TPS,根本就不需要有分片这个东西。但其实当时我们知道,光靠单链本身是不可能达到百万的,单链本身它就是有上限。
    
所以初心是什么?当时最早的初心,我们希望可以把传统的互联网世界里面的关于扩容的一个最经典的方法运用到区块链本身上来,就是分片。单纯解决 TPS 这个问题,这个是我们当时 1.0 的初衷。
 
到 2.0 之后,我们意识到分片解决快速问题,还可以解决一个灵活的问题,现在 QuarkChain 有 2.0,初心没有变化,不是说 TPS 不重要,而是单纯解决 TPS 还是没有办法让大规模应用落地,你就在层层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最最开始想做 QuarkChain 只是因为说这么经典在互联网里面的一个方法,为什么这边没有呢?就觉得很奇怪,然后那我们开始做吧。
    
币安露娜:很简单的初心,想给这个行业技术增加一个高效率高效能,然后慢慢一步步过渡到 2.0。听下来的话可以了解到咱们做 QuarkChain 的团队都是技术背景很厉害的人们,那您可以跟大家稍微简单介绍一下 QuarkChain 的团队吗?
    
Anthurine:可以。QuarkChain 最早其实除了我以外全是工程师,他们都是谷歌、脸书的工程师,他们背景做底层分布式系统,分片,就是他们之前过去十年一直在做的一项东西,只不过是在传统的互联网领域在做,现在的话,把它搬到区块链这边。
 
工程师大家都知道,就是话不多埋头干活,你要让他们分享一些东西的时候,他们可以很眉飞色舞跟你讲一些东西,但你可能会有一点蒙。他不会画一个很大的饼,但是他会告诉你这个东西可以是一项很不错的东西,可以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就非常务实。这是最早最早团队,当然到后面,我们就是商务。
 
我们现在在韩国,国内北京上海在硅谷都有办公室,扩充进来更多的小伙伴,弥补各个方面的一些不足,但是最早的初心其实就是除了我以外的一群工程师们,希望可以给整个区块链事业带来不太一样的一个东西。

3    

币安露娜:非常感谢 Anthurine 第一个板块的分享,我觉得大家听了刚刚非常有效率而且简单易懂的分享,大家对 QuarkChain 也有自己的更深一层的了解。下一个话题我们想聊一聊新基建的问题,因为有关注到 Anthurine 在之前一次直播中主题提到了新基建,以及区块链和新基建的一个关系,刚刚有朋友问到新基建是什么,我们想来通过这儿聊聊新基建和 QuarkChain 之间有什么样的摩擦火花。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新基建,它就是一个方向领域被媒体以及一些业内人士总结出新基建这么一个名词。七个方面分别是:5G 的基站,特高压、工业互联网、城际高速铁路,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车的充电桩,人工智能以及大数据中心,是这些吗?
   
Anthurine:对的,新基建是三个方面,七个行业,用最通俗直白的话,以前传统的基建比如说造铁路,比如说造基础设施,比如说造飞机场之类这种东西。可是现在的基建更多是数字化的东西,比如说我们知道智慧城市让整个城市都变得更加聪明,不管是物联网,5G、AI、区块链都为其中一个东西服务,说白了这个东西它是更加智能化而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它可能需要沙石、混凝土堆造起来的基础建设。
    
币安露娜:大家可以理解一下,也可以百度一下新基建的概念,在基建的基础上加了一个新字,类似于在互联网整个领域里面做了很多基础建设工作。Anthurine 您是怎么看待中国新基建发展?
    
Anthurine:我觉得新基建发展,肯定是从国家指导层面为这些新的技术提供了很多的支持以及政策的背书。就打个比方,大家会讲为什么区块链没有落地应用?我们先不谈本身你可能会需要一个更好的基础设施,然后有一些东西没有达到,这些其实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因为整个区块链它的落地应用是需要从上往下来推的。
 
打个比方,我现在做一个企业,我的目标是什么?我的目标是我要赚钱我要盈利,我如果加了区块链在自己生产环节里面,知道比如说它可以让我整个流程更透明,它可以改变我一些东西。但问题在于首先第一个,它能帮我带来直接的利润么?比如说我现在每一单的利润赚 10 块钱,一下能提升到 20 块钱吗?不行,它不是一个直接带来利润的一个技术,它也不是解决一个公司问题,它是解决整个行业的问题,你们几家在供应链里面能不能共享一些数据,使这些东西变得更透明。
 
一家公司本身是推不起来的,但是现在你得有一个人从上面说我们要来做这个事情,促使大家做这个事情,海外现在没有从上往下比如说政府,很 high level 很有 power 的一个机构,他来说我们要来推这个事情,所以它的发展很缓慢。对于我国而言,因为有国内推这个事情,才能导致它往前大大迈一步,我们单纯谈新基建到底对区块链有什么样的影响。
    
币安露娜:那在您刚刚聊的这些中,如果区块链行业想要在新基建中发挥它的作用,需要怎样的参与,以及新基建你觉得他们需要区块链的底层架构呢?
    
Anthurine:这是两个问题。首先跟大家讲讲为什么大家把区块链当作新基建比较重要的一块呢?其实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可能最近大家一直在听到一个词叫智慧城市,我刚刚也提到,智慧城市是整个新基建最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我们是希望整个城市的数字架构它能变得更好,就是智慧城市。
 
它其实有四个要素,第一个要素是 5G,第二个是 AI,第三个是物联网,第四个是区块链,它们分别有什么样的作用呢?本身物联网而言,它其实为了捕捉数据,我们现在知道我们美国这儿哪都没有摄像头,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在国内你会发现有天眼,不管你做任何事情都能被捕捉到,这是物联网捕捉数据。
 
以后不只是通过摄像头捕捉人的数据,可能会是家电可以捕捉很多物体的数据,捕捉到的数据之后会通过 5G 来进行传输。因为数据这么多,你如果用普通的 3G、4G 传输特别慢,所以 5G 让数据快速传播起来。
 
传播起来之后,AI 干嘛?AI 有了这些数据来分析,分析完了之后来做决策来学习。那区块链呢?区块链就是说保证采集到的这些数据是准确的,是可信的。我不希望看到,我们现在有一堆数据,但是这些数据它会破损掉,它被篡改掉,被替换掉,我要告诉你这些都是原始真实的数据。每个要素会肩负自己的一块,这些为整个智慧城市提供保驾护航。智慧城市是新基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也是区块链可以参与其中作为比较重要的一项。
    
回到第二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新基建本身需要怎样的底层架构,其实刚刚提到了新基建涉及到三大方面,七大项,你就知道了它面临的行业是很多的,它不是说只解决物流行业或影视行业,它可能涉猎到的行业比我们想象中要多得多,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新基建不是说我一个地方一个省市要做的一个事情,它是覆盖到全国,有时候涉及到跨境,比如说“一带一路”,所以它是在各个地区也都使用。
    
各个地区,各个行业都要用的一个东西,你觉得用一条已经模块化设计好的单链能满足所有要求吗?一定是不行的。因为我们现在都知道,比如说这个行业它喜欢的是这样的一个产品,另外一个行业它喜欢的是那样的一个产品,每个产品可能是不一样的。所以适用于新基建所有的行业,跨行业以及跨地区一定是一个非常灵活的设计,这个灵活的设计其实意思就是说:一,它是多链结构,每一链根据这个地方做不同的设计;第二,链与链之间联通非常好,不能说虽然在一个链上但我这个行业和另一个行业之间数据不能交汇不能打通。
 
所以简单说来它是多链异构的一个框架,只有多链异构能满足其中的一个要求。多链,就是多条链;异构,就是每条链在上面做不一样的设计,满足你的需求。简单说来是这样。
    
币安露娜:我觉得 Anthurine 把这个问题讲得非常简单易懂,新基建和区块链之间的关系,新基建代表未来城市的智能城市会是数字化的发展方向,那其实就涉及到数据从获取存储传出到分析到最后的应用,区块链在中间就是一个保驾护航的作用。
 
我们如何去保证这一整条过程的畅通,我们希望在整条过程中的数据不被篡改安全高效,你希望有一条底层公链效能很高,而且它是一个多条并行并且每一条做定制化的构建。
    
Anthurine:实话讲来,这个东西可以不是 QuarkChain,可以是其它的,目前多链异构本身是一个很难的课题,现在以太坊 2.0 它算是多链异构家族的一块,波卡也是家族其中一员,Cosmos 也是家族其中一员,当然包括我们。
 
我们跟波卡用的都是异构分片的技术,Cosmos 用的是跨链的技术,以太坊 2.0 慢慢也在向异构分片并发,你可以把这一类当作一个家族。但是其它的链,它们都只是一个单链系统,单链系统意思是什么呢?它只有一根链,这一根链像一条高速通道,只能让一辆车通过。
 
有一些人会说,我其实是多链。其实它是分片,但它不是异构,为什么?因为它每一条高速公路都必须修建得一模一样符合同样的标准。打一个比方,每一条路都是 3 米宽,你不可以一条路是 4 米宽,然后每条路必须用水泥,上面你必须要种树,你不可以种花,这些东西都是事先规定好,之后你每条通道都必须按照这个来。
 
多链异构是说你是有很多条通道,你可以并行走车,但是每一条通道可以不一样,比如说这条通道用的是小石子路,可以让单车通过;那条路可以做得很宽,专门给卡车做。这条路,你的承重特别好,你可以让载重非常大的那些卡车来通过,所以我用的这个石的质量就不一样,每一个根据不同的业务需求让进行一些定制,这个其实是叫多链异构。
    
币安露娜:您刚刚提到其实在新基建里面是有三个方面七个行业,那您觉得在区块链领域,哪个去赋能实体经济?
 
Anthurine:区块链本身涉及的数据流转过程中是不是保持它的可信,我们刚刚提到像智慧城市这是非常重要的使用场景,还有像供应链金融还有政务系统。政务系统为什么能用到区块链,它又不是去中心。政务本身会涉猎到每个县市、每个省市级单位,包括最后到中央也好,整个环节当中会发现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没有办法知道。
 
比如说这个地方发生了一个环保事故,大家就会问这个东西谁负责?完了以后确认,这不是你们部门负责的吗?但是如果把所有的信息,都传输到这个链上之后,它可以很简单的 identify,这个东西在那段时间属于谁的责任,不管你现在有没有调任到其它的地方,在做什么样的东西,这个政务系统也是可以很好运用到区块链的一个东西。
 
包括 Y 情到现在已经弱化很多但并没有完全结束,根据整个事情,它怎么样预警的一个系统,也涉及了区块链的方案,目前被区块链应用到的方方面面都非常多,但无非都是两点,第一点,保证数据的传输的本身它是真实可信的。第二,保证不同的产业、方向等,它们之间可以交换数据。
 
以前相互交换数据,但是不想透露用户隐私,现在我们可以做交换,但是让我知道 yes or no,我只想知道这个客户在你这有没有贷款,不用告诉我具体数值,通过区块链返回信息就好,所有的这些信息都是可以通过区块链实现,应用在不同的行业可能它有一些具体的不同,但是大致上来说是这个样子。
 
关于新基建需要什么样的底层架构,我们做了一些具体的案例,我可以以一些案例形式跟大家讲讲为什么需要多链异构。打个比方,我们有一个客户,这个客户有三个业务,三个业务用了三条链,一条用的 IBM 的 hyperledger 然后 fabric。一条用的是以太坊的 Enterprise,以太坊有一个企业版。第三个,它用的是腾讯做的金盟链。
 
当时选择了三条是因为它每一个业务本身对这个东西更友好,所以它的不同的业务用了不同的链,相当于现在在三个底层上,本身底层与底层不同情况下的跨链是极难的,目前没有人做出来,这是完全不一样的跨链,比如说 Cosmos 你们理解还有波场的跨链是不一样的,跨链是在自己的框架下面是相对比较简单。
 
大家都在研究,我想从比特币到以太坊跨链,以太坊到 EOS 跨链,这是大家攻克的课题但是非常难。所以现在三个业务在三个不同底层上面,他们之间很难沟通,怎么办?虽然它们是不同的业务相对独立,但是我们是同一家公司,有时候有一些信息是需要互换,怎么办?后面他又说,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如果要增加我的第四个业务,我考虑新加一个业务加到区块链上,我到底怎么办?
 
四条链之间考虑跨链,还是把业务加到一个链上重新再做一遍,因为每增加一个东西,它都得重做一次,我们给它全部设计了一个新的方案,我们本身就是一个多链的底层,在底层上第一条链,我们把它做得很像 hyperledger,这个是第一个业务。第二条链,他们在同一个底层上,可以想好很多卡槽,这个卡槽上留出了一百个槽位,第一个槽位做第一条链,第二个槽位就做它的第二条链,长得很像以太坊。
 
每条链都可以做得不一样,按需定制,第三条就定制成他想要的蚂蚁金服那个链的样子。我们跟他说,不管是想增加第四个业务第五个甚至一百个业务,你都可以再做一条新的链,做成你想要的样子,他们本身都在一个结构上,就可以跨链,这就解决了他想要不同业务使用不同链的特性。因为有些链对供应链金融特别友好,有些链去中心化速度特别快,按比较适合交易做结算,有些业务更加适用于其它一些场景。
 
每一个链,它都有适合一个特定的一个场景,所以我们的构架用到不同链上面的特点,不需要为了业务牺牲这个特点,你不需要说只能考虑把三个都做到以太坊 enterprise 上,或者三个全部都做到蚂蚁金服上面,还可以按照你的业务来选,但同时它们之间又可以相互交融,这就是多链异构,如果你有很多的业务场景你就一定要用一个多链来把它们联系到一起。
 
第二个案例,其实不是一个多业务场景,有一个省市的职能部门,它希望把它资源、资产上链,用单链也可以解决,但为什么用多链。现在资产上链只是几个县市一起来做,相当于这个链里面节点只有几个县市,但之后会慢慢扩充,会扩充到平行的其它几个县市,再到市一级再到省一级,这是它的规划,中国做事情都是这样,先从一个小地方试点,试点做通了再往后推广。
 
我们就跟他讲,如果你现在用的是一个单链的系统,也可以满足你所有的要求,我们先来做试点 1.0,试点完了之后,要再把其它东西并进来,别人给你的方案要把你原来做的系统扔掉,重新做一个新的系统,这个系统里面,把原来几个市再加上新的市做到一起,这是第二个。
 
如果要再推广的话,又得从头到尾再做一遍,就是把几个市加几个市再加几个市再做一遍,每一次都得从头到尾做一个,你不可能叠加,因为单链本身是不能更改,它是固定的东西,这个像以太坊 1.0 到 2.0,它不是说把 1.0 做好了上面增加一些东西变成 2.0。它其实是另起炉灶做了一个新的 2.0,因为单链本身不可改。
 
我们给他的想法是,它本身是个多链系统,你目前只用到第一条链做几个县市,再加新的几个县市,加一个新的链,在第二链上做,而不是说东西扔掉再做一条新的链,每一次跟它增加一些新的链,把新的东西拉过来,而且我们是双层结构,你可以说我需要省需要管理市一级单位,我往上添加,不断去把这些层次给添加进来,这样的好处,不需要每一次都从头到尾来做所有的事情,原有一直可以用。
 
政府做很多规划其实没有完全想好想做成什么样,更多是走一步看一步,先做这个东西,做完再看,对于其它链而言,希望一次性规划到位,如果不规划到位,那下次需要再做一遍,对我们而言,你可以慢慢规划,当你有一些新的东西,就往后增加新的链,我不需要把整个东西扔了重新做,彼此都方便。因为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这样的问题太多,就像我刚刚说新基建涉猎的业务和场景太多了,一定面临着它从一些小的城市推广到大城市到更大的范围,我们本身的单链没有办法迭代。
 
币安露娜:其实我觉得大家听了 Anthurine 分享,算是政务系统的一些实际应用案例,用大家更贴近自己经验方式来说,有很多用户都是炒币交易员,那您想到你们在币安上面开了一个主账户,下面设很多子账户,你一开始有一个策略,就开了一个账户,突然你炒了 BTC,你想 ETH,把它放在一个账户里,你会想策略不一样,就想开第二个子账户,你又有了新的套利策略,再开第三个账户,Anthurine 刚刚分享基本理念就是这么一个感觉。
 
Anthurine:你讲得对。这样的话大家特别容易理解。
 
币安露娜:不管小到炒币,大到政府政务系统希望有更长远的延展性和发展空间,跟我们对用户产品设计理念是一个出发点。
 
Anthurine:接着刚刚说,不可能说不同的策略全部都放在一个账户里面,当然也能,就会觉得这样的话看起来不方便,希望他们把不同的策略放到不同的账户下,我希望我一个人可以管很多账户,可以随意添加账户,现在其它的很多区块链它本身只有一条链,可以理解成它就只有一个账户没有办法开多个账户。开多个账户,而且每个账户不用长得一样,放的东西也完全不一样,按照你的心情变化,整个理念就是这样的。

币安露娜:好的,我觉得我自己本身对于新基建都有了非常多的进一步的学习理解,希望现场观众也跟我有一样的同感,我们再回到今天的话题本身,我们最后把公链这个问题和大家聊一聊,之前关于公链我们也聊了很多,区块 101 本身也邀请过很多公链的嘉宾,比如说量子链的帅初,本体的李俊,有一种说法,2020 年公链的故事已经讲完了,您觉得 QuarkChain 跟大家有不一样的,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Anthurine:我其实对于刚刚理解,公链的故事讲完了就是,是还是不是,是的意思说公链大家定义非常狭隘,那个故事讲完了,新的定义之下它的故事没讲完。
 
大家以前觉得公链是什么,主网上线之后,要尽可能做 DAPP,DAPP 越多越好,大家说生态好,之后就结束了,这成为了一个模板,模块就是先主网上线,然后找尽可能多的 DAPP,找不到 DAPP 就算了变成这样一个循环。因为大家默认公链只能搭 DAPP,传统的单链只能搭 DAPP。
 
我给大家科普一个概念,所有的区块链不管比特币以太坊包括我们 QuarkChain 包括刚刚提到量子、NEO,任何的区块链都是四个模块来组成的,如果一个区块链没有这四个模块,它不是区块链,这四个模块是什么东西?第一个是共识,共识机制,第二个是账本,第三个叫代币经济学,第四个叫交易模型,同时也是我们理解的虚拟机。
 
因为比特币是没有虚拟机,所以它有自己的交易模型,以比特币为代表的 交易平台,所有的公链都是有虚拟机,只是虚拟机不一样而已。我的意思是任何一个公链都是这四个模块的排列组合,有的人用的 POW,有的人用的是(dpos),有的人用的是 BPFT,不管怎么样共识,一定要有这个东西。
 
目前单链这四个东西一旦固定就再也不能变了,为什么以太坊 1.0 最开始用的 POW,2.0 用的 POS,不是在 1.0 的版本上把 POW 改成 POS 就变成 2.0,它改不了,所以从头做了一个新的东西,这就是目前区块链的问题,它不够灵活。归根到底,我不能把这四个模块随意组合,选我自己的东西,大家可能会问我,你刚刚说的 IBM 的 hyperledger 或者是以太坊或者蚂蚁金服或者是腾讯的金融链,他们适用于不同的行业本质是什么?
 
本质是它这四个模块用的东西不一样,有一些东西的组合更适用于这个行业,另外一个组合更适用于另外一个行业这是这个本质。公链本身它是固定的,所以你会发现,出现一些新的应用场景的时候,它没有办法改变自己,比如说我们大家最早的时候大家说 POW 很好,后面以 EOS 为代表,掀起了(dpos)的浪潮,到现在所有人都跟你说 POS 是最好的,但我不觉得这是结束,可能到明年有人告诉你 POX 是最好的,它一定是不断的进化。
 
在这个过程当中为什么这个公链它就不能变?因为它是固定的,这是传统意义上大家认为单链公链,所以对于这些单链公链上面只能搭 DAPP,不能提升自己,新的技术进来又不能改变,确实它的故事真的能讲的东西有限,它唯一未来可能碰到,有一个行业特别特别喜欢它,我不管,这个排列组合就是我梦寐以求的排列组合,这是它的活路,如果碰不到这样的行业,我喜欢你这个排列组合,它也不能改变,只能说重新做一条链,做 2.0、3.0 版本。
 
可是新的公链定义是什么?波卡跟 Cosmos 就是公链。波卡和 Cosmos,中间有一个中心点,中心点本身发出很多链,每条链按照你的需求定制,链与链之间提供跨链,唯一不一样的,波卡可以保护所有链安全性。Cosmos 是说,每个人要自负盈亏,这条链被攻击了,我不会保护你的。另外一条链被攻击了,我不会保护你,但波卡会。
 
但这跟我们很类似,我们有一个根链,根链也可以一键发链,发分片链,每一个分片链想长成什么样都可以,分片链跟分片

正文完
 

OKX欧易App

欧易交易所app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虚拟货币交易所。

APP下载   官网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