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X欧易App

欧易交易所app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虚拟货币交易所。

APP下载   官网地址

丝绸之路创始人罗斯:Maker应如何应对黑天鹅危机?

在加密史上,有一位是无法被忽略的角色,他就是黑市网站“丝绸之路”的创始人罗斯·乌尔布里希特(Ross Ulbritcht),他于 2015 年被捕入狱。在“丝绸之路”上曾经流通超过 950 万枚比特币,占据当时比特币流通量的大部分。这也是比特币早期被人诟病的一大原因。

站长推荐

欧易 okx 交易所开户:https://www.okx.com

全球排名第二加密货币交易所(国内可用),点此注册邀您瓜分百万现金。

有意思的是,罗斯·乌尔布里希特在狱中也不忘关注加密领域的发展,他写了不少比特币相关的文章。

最近他还对 Maker 协议进行了研究,并提出了自己的改进看法,他认为,当前的 Maker 协议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其应对危机的能力。为了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认为必须从底层机制上进行迭代改进。

重新认识金库(Vault)所有者的角色

罗斯·乌尔布里希特认为 Maker 的想法很酷,它创造了可以跟踪美元价值的稳定币。不过 2020 年 3.12 黑色星期四危机将 Maker 的漏洞显现出来,而目前的机制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个危机应对问题。

罗斯·乌尔布里希特对于 Maker 的整体系统中,将金库(Vault)的所有者定义为“借款人”角色感到吃惊,他认为,Maker 系统基石在于金库(Vault)所有者,因为他们才是为 DAI 价值提供支撑的人。

在罗斯·乌尔布里希特看来,Maker3.12 黑天鹅事件中遭遇危机的根本原因在于误解了金库(Vault)持有人的角色。金库(Vault)持有人不是借款人,不应该支付利息(稳定费),相反,他们应该收取利息。他们应该被看作为“出借人”。

罗斯·乌尔布里希特提到了房屋按揭贷款的模式,他认为,如今的 Maker 模式将 ETH 比作为房子,DAI 看作为从银行得到的贷款。金库(Vault)的持有人需要为借入的 DAI 支付利息(稳定费),而且如果抵押品价值下跌,还会导致金库(Vault)被拍卖清算。这如同房主无法偿还贷款,其房子会被银行收回拍卖一样。

罗斯·乌尔布里希特认为这种模式难以有效运作。因为 DAI 如果脱离了抵押品,就没有价值。DAI 价值源于可以在清算拍卖中赎回其抵押品。而金库(Vault)本身类似于银行,是金库持有人发行了 DAI,用自己的真金白银支撑了 DAI,而他们理应获得利息,而不是支付利息。

Vault 类似于引入现代央行之前的传统银行,银行在金库中拥有黄金。黄金支撑货币的发行。而 DAI 发行和出借也是通过金库(Vault)的抵押品来支撑的。金库(Vault)不仅是银行,而且比银行更透明。因为现代的银行往往采用部分储备金制度,而 Maker 上的金库(Vault)是无法作弊的,所有都发生在透明的区块链上。金库(Vault)的持有人也无法发行过多的 DAI。

因此,金库(Vault)更应该被视为出借人,而不是贷款人。

应对黑天鹅的修补措施

Maker 协议中有一个补救的措施,就是设立 DSR,用户锁定 DAI 即可获得存储利息,这样发行 DAI 的金库持有人也可以获得利息。只要其利息高于稳定费就相当于 Vault 金库所有人获得利息。

Maker 这么做的初衷是类似于美联储,通过利率调节来调整流通中 DAI 的数量,从而实现其 DAI 跟美元锚定的目标。不过,这也潜藏了一个问题:这会激励人们锁定 ETH 等抵押品,然后获得利息。这跟 DAI 构建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稳定币的目标不匹配,它不应该鼓励人们将 DAI 锁定在智能合约。

在罗斯·乌尔布里希特看来,更好的方式不是自上而下的利率调节,而是通过市场的力量来实现价格的稳定,只要存在套利机会,价值就会趋于均衡。试图通过自上而下的委员会模式来设置重要参数,这本身是个弱点,而不是力量所在。

在实践中,如 3.12 黑天鹅实践中,随着 ETH 价格迅速下跌 50%,DAI 价格飙升 10%,导致很多金库(Vault)处于抵押不足状态,被迫清算,且要支付稳定费罚金。同时,DAI 持有人在资产下跌期间,也不愿意放弃稳定高收益的 DAI,这导致 DAI 的紧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Maker 引入了更稳定的 USDC 等抵押品,不过这很难看作为是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

如果最终想要成为独立的去中心化稳定币协议,它更佳的选择可能是通过市场的激励机制来完成,同时拒绝自上而下控制的诱惑。

基于金库 Vault 的解决方案

罗斯解决方案的核心是围绕金库(Vault)的利率和抵押率来进行。如果按照当前 maker 的设置,按他的方案,稳定费可以设为负数,可以让金库所有者获益。金库(Vault)为 DAI 持有人提供了去中心化稳定币的服务,DAI 持有人应该支付费用。这是思路上的反转。

更进一步来说,罗斯的解决方案中,可以让金库(Vault)持有人自行设置利率,金库持有人之间的相互竞争,利率越低,越容易赢得来自 DAI 持有人的利息。这种竞争可以让利率保持在较低水平。一旦抵押品短缺,利率会通过市场力量实现上涨,鼓励更多抵押品进入系统,并生成更多的 DAI。同时,利率上升也会压抑人们囤积 DAI 的需求。

对于金库(Vault)所有者来说,由于抵押生成 DAI 可以获得正向回报,而不是支付稳定费,这让他们有更大的动力创建 DAI。这跟当前部分人用抵押品生成 DAI 动力不足形成对比。同时,如果是自己生成的 DAI,则不会有利息收益。那么,金库持有人会希望将其创建的 DAI 投入到市场,让其他人持有资产,从而获得回报。

这有利于产生足够的流动性。如果 DAI 价格低于锚定价格,DAI 持有人就有机会赎回抵押品,人们有动力购买折扣的 DAI,并进行赎回,获得额外的抵押品。然后卖出抵押品获利。由此,随着 DAI 供应量的减少,使得 DAI 价格趋向于锚定价格。如果 DAI 价格高于锚定价格,金库(Vault)持有人有动力发行更多的 DAI,可以获得更高的收益,并增加 DAI 的市场供应量,最终让 DAI 价格趋向于锚定价格。通过这种方式,DAI 市场实现更大深度和流动性。

上面也提到,金库(Vault)可以设置自己的利率,更低利率可以赢得竞争,这有利于 DAI 持有人。不过,这同时需要确保 DAI 的可偿付性。这就涉及到金库抵押率的问题。

在罗斯·乌尔布里希特方案中,抵押率较高的金库(Vault)可以获得抵押率较低金库的利息。不过只是获得其中已经发行 DAI 金库利息的一部分,这主要是为了激励抵押率较高金库也参与生成和出售更多的 DAI。这个方案也涉及到截止率的问题,因为系统中存在超额抵押品。有了截止率,已发行 DAI 的金库会将其利息的一部分给有超额抵押且低于截止率的金库,双方赚取更低的利率。

这些机制设置目的是为了保持系统中存在超额抵押品。当抵押品过高时,可以减少抵押品;过低时,激励提供抵押品。这还需要一种机制,可以让 DAI 自动从接近于不可偿付的金库转移到超额抵押的金库,这可以通过清算拍卖的方式来完成。

金库用多余抵押品生成 DAI,并用它来出价。如果是在危机期间,为快速反应,可以通过自动执行来加快处理速度,将资产和负债(抵押品和 DAI)简单转移至资金充足的金库中。金库可以标记其部分超额抵押品,并收取一定的费用,将金库优先清算给低费用的金库。这跟蓝狐笔记之前提到的 Liquidity 协议的“债仓转移”机制有类似之处。

系统中不同金库设置的抵押率会趋向简单的“市场利率”,这就是截止率。低于截止值的金库会“把钱留在桌子上”,因为它们只要不高于截止值,它们可以收取更多费用,而不会将钱给到更便宜的金库。另一方面,高于截止值的金库将钱输给低于截止值且具有多余抵押品的金库。

当抵押品价值下降,截止值将自动上升,因为截止值之下的超额抵押品更少,从而使得抵押率较高的金库可以全额收取利息。捕获率也会提高,因为一小部分 DAI 正在支付多余抵押品利息。这两个事情也会鼓励新的金库和新的抵押品流入到系统,减轻短缺,而这些都是市场的力量。

罗斯看法跟蓝狐笔记之前提到过的项目《Liquity 能挑战 Maker 吗?》有部分类似的地方,其本质都是通过市场的力量来实现稳定币的稳定。此外,在稳定币的实践中,还有两个项目也是蓝狐笔记提到过的《稳定币的圣杯之争:新路径的探索》《Meter 的稳定币之路:跟 Libra 完全不同的探索》,这些不同的路径构成了去中心化稳定币的持续探索。

DeFi 治理会越来越重要

Compound 的 COMP 发布,它不仅是代币的分配模式和激励机制,也是治理代币。它彻底激活了治理的积极性,随着 Compound 运行的深入,提出改进的提案也越来越多。这里有方案的碰撞和利益的博弈,在推动 Compound 的前进,体现了治理的灵活性。

如果更多的 DeFi 项目能够通过治理,通过算法和博弈机制的调整来升级协议,这可能是一个项目获得长远竞争力和护城河的关键所在。

治理会越来越重,在区块链发展中,自上而下的治理模式在一开始有效率优势。不过长期看,这跟区块链精神本身不相容,可能不是最优模式。有合理的治理机制,可能会产生后发优势,超越领先者。

正文完
 

OKX欧易App

欧易交易所app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虚拟货币交易所。

APP下载   官网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