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X欧易App

欧易交易所app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虚拟货币交易所。

APP下载   官网地址

币安区块101丨Conflux 张元杰:DeFi新物种

2020 年 8 月 13 日,币安 Zora 对话 Conflux Network 联合创始人张元杰。张元杰在直播中分享了未来团队在 DeFi 上的布局以及公链未来的前景。张元杰认为区块链的应用从服务边缘金融发展到边界金融,再到全球金融和传统金融,会有更多基于 token(不止是金融资产,也包括车、房、艺术品等的权益)的数字经济商业创新。
币安区块101丨Conflux 张元杰:DeFi新物种插图 张元杰认为 DeFi 是开放式的金融应用,而在 DeFi 中所有协议和资产都是透明的,且 DeFi 减少了中介服务,用户的资金托管在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中而不是托管机构里。虽然 DeFi 基于去中心化的合约代码,但产品逻辑还非常符合传统金融的范式,比如有理财和借贷。Defi 爆发的原因是以太上可编程的金融资产发展速度非常快,有水才有鱼,水大鱼大,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过程。

站长推荐

欧易 okx 交易所开户:https://www.okx.com

全球排名第二加密货币交易所(国内可用),点此注册邀您瓜分百万现金。

关于公链之后的发展,张元杰表示公链真正的护城河不在于技术,而在于生态,而生态又在于社区。用户参与到公链社区中来不仅仅是因为财富效应,还因为用户能在其中找到乐趣,学习区块链技术,研发新的商业范式,在好奇心和寻找市场空白的过程中,完成创业捕获价值,服务于用户,形成一个有生命力的生态。

区块 101 嘉宾观点之张元杰

“以太上的 DeFi 之所以能够起来,除了以太本身提供一个可编程的操作系统,更重要的是今年它的 USDT 的发行量有了明显的增长,从 20 几亿美金一下涨到接近 70、80 亿美金。”
 
“我觉得其实今年到了公链交作业的时候,很多公链都是今年上。但是我觉得公链真正的护城河不在于它的技术,在于多少生态,而生态又在于社区,你只有一个非常庞大的社区,大家用爱去发电,在爱发完电之后又有利益上的回报,不断形成正反馈,才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我不会说区块链改变了社会生产关系,会形成一个极大的乌托邦,我觉得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会很现实说一些什么事情在变得更美好。区块链它是怎么起来的,要看到它发展的过程。”
 
“PoW 它是一个相对公平去抗 51% 攻击,它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要做去中心化,怎么验证大家是一个独立的验证人,在互联网上很难证明你是一个狗还是一个人。但是你有算力之后,你就可以相对真实,因为这个算力是用真金白银砸进去的,这个可以一定程度上验证我是独立的节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去获得数字资产,这是一个相对公平地分发过程。”

1

币安 Zora: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区块 101》,每周一到周五的晚间 8 点钟,我们在直播间不见不散。

我是今天的主持人 Zora,负责币安在台湾的社区。很高兴在这边跟大家直播,今天跟我们聊一聊“DeFi 新物种”的,今天的嘉宾是来自 Conflux 的张元杰,想要请元杰自我介绍一下,你的背景特别牛。

张元杰:好的,我也是一个干活搬砖的,机缘巧合进入我们这个行业,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搬砖的经历。

我在上海念的大学,然后去美国读书。在波士顿读书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们这个项目的核心创始人龙凡,他是一个天才少年,高中时候就代表国家获得两次计算机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我有幸和他认识。

当时种下了一颗友谊的种子,我就去华尔街搬砖了,我在华尔街搬了几年砖之后,去了北卡罗莱那州,在乔丹的母校的校友基金打杂金。后来回北京在华泰招商母基金,做 VC 和 PE 的基金投资。

突然有一天,那颗友谊的种子就生根发芽了,龙凡当时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 MIT 的博士,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已经是多伦多大学的教授,然后说要带我起飞。我非常怀疑,因为我是一个投资人,对很多事情质疑的,邀请我加入 Conflux。

当时他就说请我做融资,因为我有一些金融的背景。当时非常困难,2018 年下半年我以为是躺赢,但其实我是“跪”在众多投资人面前,一点一点抠来了一些钱,融得不多,大概 3 千万美元。

我们到现在勤勤恳恳开发做了两年,今年 11 月份公链就会上线了。我们公链简单介绍一下,也是 PoW,智能合约也是兼容以太坊的,亮点是把它的吞吐量提高了 100 倍,大家就不用担心 gas 费的问题。还有烤仔这个小玩偶,它是我们的中本聪。

币安 Zora:大家在国内都知道 Conflux 这个团队的背景是特别厉害,所以想要请元杰哥详细介绍一下 Conflux 团队背景?

张元杰:Conflux 团队是非常亮眼的,我跟他们比起来非常自惭形秽。核心开发团队基本上都是搞各种竞赛的,数学物理和计算机竞赛,核心团队除了当时有一个人是考大学去的清华以外,其它基本都是保送。那个人当时保送了还是决定参加一下高考,就获得当时四川省状元,就是这么一种状态。

我们团队里面有三块 IOI 的金牌,龙凡一个人拿了两块,还有一位周冬他现在也是在清华姚老师的姚班当教授,还有几位是拿了 ACM 全球大学生比赛得金牌。

龙凡把他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时的导师伍鸣请到项目做 CTO,项目背景确实是非常非常豪华,但也得请大家原谅的是,他们多少有一点点学院派,我最近也在鼓励他们更多的走出来去学习以太坊社区化的开发方式。

2

币安 Zora:Conflux 是中国国内咱们国家特别明星的一个团队,刚刚元杰哥提到,当时你们是在 2018 年融的资,还融到 3500 多万美元。其实 2018 年要融资的确像元杰哥讲的,你那个钱得从资本一点一点抠的。

我特别想问元杰哥,您是金融背景,不管从您的角度也好还是来投资 Conflux 这些资本里面,你们会如何来判断这个公链到底值不值得或者怎么帮公链做价值判断,然后 Conflux 到底有什么特点吸引这些资本进来投资还在 2018 年之后?

张元杰:实话告诉大家,公有链在国内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事情,应该说当时 2017 年、2018 年 95% 以上的项目都是有一点点空气的性质,很多行业外的人根本看不清楚这个行业,我们在 2018 年 9 月份之后才开始接受投资人的投资。

当时很多区块链行业内生的投资人基本都不会投我们,有一些可能因为锁定期长,有些可能因为熊市自己手里也没钱了。当时投我们的人是什么呢?基本上都是传统投资机构,我们那 3500 万美元有 20 几家投资机构。

这些投资机构是什么机构?红杉、IMO、顺为、百度风投、丰瑞、融 360 等等顶尖风险投资机构,国内大的互联网公司,但是这些机构可是一出手就是一两千万的,可是我们凑了大概 20 几家才凑了 3 千多万,所以大家可以算一下平均一家机构可能也就 100 万。

所以说真话当时他们为什么会投资这个团队?某种程度上是相信姚老师是这个团队的首席科学家,然后龙凡是他的得意门生,以及龙凡周围的这些同学都是认认真真来做事情。投资人对整个行业整个项目也不是非常的确定,不知道这个事情能不能赚到钱,而且还担心有一些名誉上的风险。

但是他们又害怕错过赛道,他们在公链泡沫的尾声,这是国内名声上技术上都算靠谱的一个团队,大家你放 50 万名我放 100 万,万一成了呢?不成也没什么关系,因为 50 万、100 万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所谓的。

所以现在,很多其它公链项接受了很多圈内的投资人,他们就会整天催你说,你上交易所了没,你什么时候发币,你咋还没发币,你咋还不上交易所。你看我们猫不叼狗不理, 传统投资人很少过问我们。

这些传统投资人 50 万、100 万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事,有空来问一下我们情况还不如把精力放在怎么把现有的组合投好或者管管他们其它成功的大项目。当然这样其实也对我们也挺好,给了我们很好的一个窗口,能够让我们非常耐心的去深耕社区,去把技术做扎实,能够慢慢把这个事情推进。

如果真的问我说在当时那个时点怎么判断一个公链到底有没有价值,就只给你一篇论文,我们确实有两篇论文中了顶级会议期刊,这也是后来的事。就算给你一篇论文就愿意相信他。万一龙凡跑路了呢,他拿着大家的钱去沙滩上了呢?很多时候我觉得都是在相信大家的一个名誉,大家都很在乎自己的羽毛,包括我也是。

我问龙凡,你带我起飞是不是赚快钱?他说我不是,我们在公链不起来之前,绝对不会发币的,我说好,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我也相信你的为人,当然即使在那样情况下我还是辗转反侧了两三个夜晚才决定加入他。

我也知道我的朋友家人都会对我投来异样的目光,虽然做了这两年大家对我的感觉会好很多。所那个时候只是看团队的背景和相信这帮人是有信用的人,他们会认认真真做事情而不只是玩票的,再加上害怕错过整个赛道,但下注也是很小的。

我之前做母基金认识不少 GP 就跪下很诚恳地去求他们,他们就洒了一点点。所以东拼西凑到这些钱。慢慢在交这份答卷的过程中,我还是越来越觉得更踏实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3

币安 Zora:你要怎么样去信任这个团队,因为他什么东西还没有做出来之前你只能信任他的背景。

大家也看到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到今年是一个 DeFi 越来越火热的话题,主要话题都是当然今天也会特别聊一聊在 DeFi 上的“新物种”,特别是 Conflux 在 DeFi 上面还有生态的布局。

我特别想问一下元杰哥,大家都说公链性能的故事已经讲完了,之前 2018、2019 年大家在炒说到底哪一条公链能胜过以太坊,特别是流动性挖矿把以太坊手续费堆高,我看要结束一个池子换到下一个池子,那个手续费大概 20 多刀 USDT,我觉得特别贵,想问一下元杰哥你怎么看待大家都说我们已经不炒公链性能的看法呢?

张元杰:我是非常认可的,因为我有时候其实把区块链看作一个操作系统,尤其在今天大家都在做 DeFi 应用,所以你更是把它看作是金融的操作系统。

作为一个操作系统来说,我们回顾操作系统的发展历史,在 PC 时代,windows 基本上占据了绝对的市场份额,Linux 可能是社区对垄断者的反叛。那么在手机时代,iOS 和安卓二分天下,华为也受到安卓、谷歌他们的制裁,他们说要推出自己的鸿蒙。

可能鸿蒙在性能上、架构上都领先,但这没有用。因为生态它已经形成了很强大的网络效应,你再说你的性能好,架构好,这个冷启动的过程是非常非常艰难的。

我刚才也提到 Conflux 依然坚持 PoW 的路线,说到这个大家可以关注我们第二阶段的主网已经有一千个社区用户用自己的笔记本和家用机挖进了我们的网络,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网络可能是世界上第三去中心化的公链,目前世界上公链有超过一千个节点就是以太坊和比特币,然后就是 Conflux 了。

我们在坚持去中心化情况下把 PoW 提高两个量级,你的系统很牛逼,但是你拿了大锤子找钉子这其实是很为难的,因为大家网络效应不在你这个系统之上,就像没有人去鸿蒙上面开发应用是一样的,所以其实对 Conflux 来说非常非常难。Conflux 也只是刚刚从 0 到 1,从 1 到 10 怎么做?而在我看来,生态又是一个从 0 到 1 的过程。

但 Conflux 有一个特殊的卡位,就是它诞生在中国,在互联网博弈的大时代下,东方互联网地崛起让人吃惊,这也是 Conflux 的机会,Conflux 团队和社区只要做好本分,耐心地等待机会,等待历史进程的垂青

币安 Zora:刚刚元杰哥有讲到去中心化这件事情,我们知道公链有很多不同种类的共识机制,不管你是 PoW、PoS 甚至是有现在是有 DPoS 这样的共识机制。以太坊它一直在炒,逐渐要从 PoW 转换成 PoS 的机制,那我这边特别想问,除了去中心化这个点之外,为什么 Conflux 会选择用 PoW 这样的方式呢? 

张元杰:之前有很多东西讨论过,首先 PoW 它是一个相对公平去抗 51% 攻击,抗 51% 攻击这个说法比较学术,它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要做去中心化,怎么验证大家是一个独立的验证人,也就说在互联网上无法证明你是一个狗还是一个人。注册一个账号或者刷机,大家刷一个微信的账号都是非常容易,因为做这样的事情成本很低,所以很多互联网上的信息都非常不真实。

比如说大家去租房或者买卖房子,你在上面永远找到都是中介的事情,因为中介买个手机号身份证,成本很低,有专业做这个事情的方法。但是你有算力之后,因为这个算力是用真金白银砸进去的,你就可以相对真实地验证我是独立的节点。除了算力,你需要投入时间才能获得代币。时间很难伪造,我们仍然觉得 PoW 是一个相对其它模式更加去中心化也更加公平的一个方式,

第二个,再对比 PoS,分发过程很难做到公平,最终集中少数人手中,系统就越容易崩溃。比如 PoS 很多代币当然集中在创始人手中或有钱人手中,那怎么办?又例如 DPoS,EOS 它在国内做的分配,它做了整整一年(在今天是不合规的),但现在也像越来越少的人手里集中,价值一直在萎缩。

你看今天 EOS 的验证节点基本上都是交易所,因为大家都把 EOS 的币充进交易所了,很难真正意义上起到一个治理或者说去做贡献的过程。我觉得这是个困局,并不是说 PoS 这个技术不好,只是你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去中心化。

当然技术上还有长程攻击的问题不能很好的解决。以太坊的代币分布已经非常分散,有转 POS 的基础,但技术上需要更长的时间,社区的准备上是比其它项目更成熟,其它项目直接从 PoS 来做冷启动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会陷入一个分配不均匀、大户踩踏,然后验证节点就逐渐消失的过程。

4

币安 Zora:在区块链上,我们都会特别经常讲到我们要去中心化,甚至用代币来做治理,代币来治理就是特别热议的流动性挖矿的议题。

从 6 月开始 Compound 发了这个 COMP 之后,然后 Balancer 发了 BAL,然后接着再发了 Yearn Finance,YFI,一直到最近 YAM 这些 DeFi 的项目,会让很多刚进圈的人觉得 DeFi 是不是就是这些治理代币跟流动性挖矿。

但是稳定币也好或者是去中心化的 DEX 也好,这些也都是 DeFi 整个生态体系中的一个部分,想特别请元杰哥帮我们介绍一下,您认为的 DeFi 到底是什么样子?还有 Conflux 在 DeFi 上面的这些布局?

张元杰:我觉得 DeFi,我们要理解它是开放式的金融应用,所谓开放式是体现在很多方面。

第一大家使用各种 DeFi 产品,你可以用 web3 的方式,也就说我只要记住一套助记词,不需要在不同的产品,重复地注册账号,世界范围的爱好者都是一个账户体系。

第二,它可能是开源的,是透明的。它有多少资金储备,或者它分发了多少代币,代币都在谁手里,这些都是透明的。还有运行的机制是根据固定数学公式来运行,比如 Uniswap,X 乘以 Y 等于恒定的乘积。

第三,没有中介服务,你的资金托管在合约里面而不是存在某一个特定的银行,这个银行有很强的安全系统保证的你电子银行没有问题。DeFi 靠以太坊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约来保证你的安全,对应的。如果代码有问题就有被黑客攻击的风险,所以这些都是构成 DeFi 的方面。

DeFi 为什么会出现?很多公链今天会这样讲项目进军 Defi。但是大家要注意,以太上的 DeFi 之所以能够起来,除了以太本身提供一个可编程的操作系统,更重要的是今年它的 USDT 的发行量有了明显的增长,从 20 几亿美金一下涨到接近 70、80 亿美金。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了大量的资金,创业者才有可能完成各种各样理财,交易、衍生品和保险等应用。首先大家要看到,有水才有鱼,水大鱼大,这是一个很自然而然的过程。

DeFi 的机制上是去中心化,但是产品逻辑其实非常符合传统金融的范式。比如说像 Compound 它们就是抵押借贷,古时候先把东西放到当铺,我借一笔钱出来,把钱还回去我就把我的抵押物拿回来,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当然也有一种 纯区块链式的创新,像 Uniswap、Balancer 这种用数学公式来完成做市、上币的自动化做市商协议(AMM)。可能大家过去看一个项目,咱们要找中心化交易所,要谈上币费、要谈做市费,但是在 AMM 上项目方就可以自发来做这件事,做市协议根据程序化的数学公式来自动做市。

只有套利仍然是留给一些专业在 DeFi 上面做量化的团队来完成,所以这个也算是有点不同于传统金融的一种方式。但你像期权、期货、永续合约这个模仿传统金融思路做的东西,大家也不要觉得他们产品模式多么新奇。

说到流动性挖矿,大家可以很大程度上去理解这个矿其实是股票,它是一种 DeFi 协议的股票,比如说这个 DeFi 协议赚钱了可以分红给 Token Holder, 可以回购并销毁 token,token 价值上升。

第二,你的股票可以用来投票,决定公司干什么事,所以 DeFi 的 token 就可以拿来说我们一起投票决定,比如说 Compound 上哪个币或者它的利率曲线参数是什么。

比如红薯崩盘的最大原因是他们发现股票发太多了,股票发太多存在他们的金库里,导致大家手里的股票加起来都不能形成一个决议。

大家投票,少数服从多数,你要过半才能通过这项决议,但是他们数学公式写错了导致他们发的股票太多了,大家手上加起来的股票都不到股票池的 10%、20%,导致他们无法对协议做出任何修改,够买的约价值 75 万美金稳定币的理财份额 (Ycrv) 永远没有办法被治理决议去使用,等同于销毁,这也是他们系统崩溃的原因。

大家可以理解流动性挖矿挖的是 defi 协议的股票,过去你买股票你先去证券交易所开户在二级市场上购买,或者你是在一级市场投的,是 VC 投的或者天使投的,上市的时候会自然分配到你的股票账户或者在股票二级市场直接买。

但是在区块链上,因为它的分发是可以写一个数学公式,而且大家都是用一个账户体系去参与,所以可以把获得股票的过程做得非常颗粒化。

就比如说我们今天去买一瓶可口可乐,可口可乐公司就给你发一个 0.1 股,这个在现实世界很难完成,因为你拿着 0.1 股可乐的股票还得跑到当地的券商那里去登记一份可口可乐的股票,这个股票价值实在太小。

但在区块链上这个事情就很轻松,你买一个可乐,它就自动给你发 0.1 股可乐股票,你买十瓶就给你 1 股。你是可口可乐公司的客户同时你也是股东,这个就是挖矿的一个精髓。相当我用 compound 协议我用 Balancer 的协议,我既是它的用户也是它的股东,因为我是它的用户,所以我是利益相关者。因为我是利益相关者,所以我也可以参与它的治理。

目前大家都说挖矿,比如本来我是奔着理财收益的,实际是奔着挖矿收益来的,忽略了这件事。

但长期来看大家可以看到今天 compound 的挖矿收益已经是非常非常低。慢慢越来越低,这件事情帮助他们整个资金池扩大了 10 倍、20 倍,但长期来说这个事情它只是一个早期帮助它自己冷启动的一个过程。挖矿不是纯粹薅羊毛的行为,它帮助产品成长了。

这个过程如果赚到钱,协议还可以用利润做分红或者回购,还有一些代币设计非常有意思,这个代币本身除了投票、分红、回购,它本身还是这个体系中可以使用的一个组件。

比如像 Synthetix,他们这个协议的 token SNX,你也可以说它刚开始也是一种空气,但是它现在越来越具备价值了,因为你可以抵押它生成很多的衍生品,反而还可以 token 当作他们本来商业模式中闭环的一个要素,这种设计就更加聪明了,这也是区块链上见到的一些很重要的创新。

大家看流动性挖矿的时候,不要只看到挖来矿卖了我就赚了很多钱,这个只是说你用公司分给你的股票本来可以行使很多权利,只是你把这个股票转手卖给他人,大家也看到这个过程,因为大家被股票吸引,所以大家去参与这件事情,参与这件事情本身大家又觉得基本面变好,基本面变好促进 token 上涨,又带来更多的人使用它,所以这有一个正向循环的过程。

当然这个过程不可能是无限,毕竟以太坊上只有这么多钱,更何况还有大量的钱在中心的交易所。现在手续费越来越贵,普通的区块链爱好者被挡在门外,这些东西都在成为大家的瓶颈,欢迎大家到时候可以体验我们 Conflux 的 DeFi。

刚好说到 Conflux 的 DeFi,我们还处在一个早期追赶模仿的阶段,因为我们的手续费低,因为我们性能是他们的 100 倍,Conflux 还有赞助的功能,开发者可以为用户去代付手续费,开发者还可以申请基金会去赞助手续费,所以基本上早期在 Conflux 链上使用 DeFi 合约都不需要任何手续费。

我们链上已经有社区的这些同学发起,包括像 compound、Uniswap,包括像 Nexus 保险,包括像 Synthetix 这些合约的一些移植和简单创新。

因为我们这个阶段还处在一个追赶的阶段,所以大家如果等这些项目慢慢上了以后,大家可以体验。目前可以体验的一个 DeFi 是一个订单薄式的 DEX, 叫 Moondex,有点类似 IDEX。

币安 Zora:元杰哥,我特别想问,大家用 Uniswap 的时候发现滑点比较大的问题,我也关注到 Conflux 有一个项目叫做迁移 Uniswap 到 Conflux 上面,我特别想了解这个项目?

张元杰:这是社区里面“胡萝卜”在做, 项目名叫 Conswap,他们做这件事的时候想法非常简单,因为 Conflux 的 gas 基本上是不要钱的,确认速度也非常块。把 Uniswap V2 移植过来,在 Conflux 上使用就没有成本,大家做一些新项目也可以非常快让用户进来体验。

你像 Uniswap 日活的用户 2 万,我知道区块链的真正的用户是远远大于这个数量,可能是它的几百倍左右的量级,全世界估计 500 万数字货币的用户,如果这个手续费降到极低甚至忽略为零,大家小额尝试就可以去用了。

我交易十美金只想尝试想玩玩,你竟然要我 20 美金的手续费,这个事情是接受不了的。很多人本来想对 DeFi 这件事情非常新鲜,只是想去体验一下,就被挡在门外。这个可以把 Conflux 当作性价比非常高的游乐园去体验以太的游乐设施,在感受这件事情过程中找到对 DeFi 的一些新鲜感好奇感,这就是我们的目的,我们上面不会有多大资金体量的交易量。

至于上面交易什么东西,我们最近已经邀请了一些好的 DeFi 项目,把这些 defi 项目的 token 放到 Conswap 中去做交易。

大家今天去挖矿,提取一笔手续费也要 10 刀,你要再去 Uniswap 去交易又要 10 刀。Conflux 上的 Conswap 部署成功后,项目方可以把挖矿协议放到 Conflux 上面来做。提取之后,想交易也行,想继续挖其它矿也行,某种程度上可以把 Conflux 当作以太坊的二层网络。

当然这个二层网络本身也是部署合约,Conflux 二层网络的智能合约可以和以太上面去组合,只是说 Conflux 这个二层网络它也是一个 PoW 的公链,我们做了一个桥把它嫁接起来就可以组合,就避免以太上圈里面比较熟可能一些零知证明的这些二层网络,不能部署智能合约,再和以太上的合约做组合。这很可惜,但用 Conflux 可以完美解决这个事情。

我们社区的“胡萝卜”君更多想让大家体验 Defi,把项目代币放到 Conswap 做分发流通。现在这个阶段并不刻意追求创新,Conflux 开发者社区站在以太坊的一些巨人肩膀之上,降低参与体验 Defi 的门槛,这个目标达到了,我就非常欣慰了。

现在大家可以体验 Moondex,一个订单簿式的 dex,在 Conflux 上的跨链充值交易还是非常快的。另外 Moondex 上可以交易 Conflux 社区粉丝币 Fans Coin, 是 Conflux 上的原生资产,大家也可以交易玩玩,将来这个东西承诺一比一换 Conflux 的主网币换给大家。

5

币安 Zora:刚刚听了元杰哥讲了很多 Conflux 上面 DeFi 的操作,让大家用更方便的方式去降低门槛。

其实在公链生态,绝对不会只有 DeFi 这个项目,公链最主要的东西不只是你这个公链技术本身足够安全足够去中心化,同时还是你上面要部署这些生态要有人来使用,我特别想了解未来 Conflux 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你们的生态会着重在哪些方面?有没有正在部署的一些生态,可以先跟我们透露一下的?

张元杰:说实话,我们很多事情都是不会去说我们要放一个卫星做一个火箭,我们就从一个简单的事情做起。

简单说 Conflux 和以太的生态有很大的差距,在公链基础设施已经日渐成熟的时候,我们开始要在生态上发力追赶,以太走过的 Conflux 也要顺着去走。

我觉得有一个很酷的事情,这个在技术上没有多创新,但是在社区里面却有非常高的共识就是 Fans Coin。Conflux 在开发的过程中,很多小伙伴就说,我们用爱发电,但在里面这里什么激励都领不到,就算你们这帮人再有理想,没有一点点经济激励很难走下去,在这个区块链行业这是不现实的,你们再有崇高的情怀,你们也给大家一点经济激励。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做的选择就是在 Conflux 在主网还没上的时候,在 Conflux 测试网就发了 Fans Coin(FC),简单来说它就是类似一个以太坊的 ERC20 通证。

Conflux 团队做了一个 Bounty 系统,这个 Bounty 系统最早任务很简单,你签到就给你发一个 FC,或者或者转推一些我们的文章,我们就给你多发几个,比如说 5 个,如果你写一篇文章,组织一次群里面的 AMA,可能发几百个,多发一些。

刚开始 FC 分发非常偏社区运营型的,后面包括社区项目的 Grant,例如 Conswap, Moondex 的开发者,甚至到后来合作的媒体,巴比特或者是链闻、区块律动,都愿意接受 FC 支付。

Conflux 社区自发组织打《王者荣耀》,还形成了比赛,他们说我们比赛看谁能赢,然后押注 FC。他们自己在 Conflux 上开发了《王者荣耀》的一个押注合约,用 FC 娱乐,这个社区创造力简直是惊人的。

最近他们还做了一件事“起源计划”,在抖音直播讲去跨链的故事,第一期出来了一些 KOL,这些 KOL 说要老人带新人,他们又带了起源计划第二期,在社区里面选拔了一些新的人,组成四个战队去 PK,PK 的时候大家为了正义,就在 Conflux 做了一个投票合约,把 FC 充进投票合约能够换得一个起源计划的投票权,他们再到投票合约里面去投。

这四个起源计划队伍到底谁能赢,很难说比 Balancer 的创新有多酷。社区自发的,很简单的事情,然后慢慢证明 Conflux 这个链接很好用,速度快又没有什么成本,大家在上面玩得很开心,这是社区非常具有活力的地方。

最近还有一个加密烤仔项目,我们社区里面有一个女孩子,她非常喜欢盲盒,这些盲盒在中国很火,受到加密猫的启发。她觉得这个盲盒可以和 NTFtoken 结合,所以就组织了一帮人,自己打了八款的盲盒的烤仔的模具,还有一款应该是隐藏款,一共做了有 7 千多个,他们会在淘宝上预售,每一个都有自己的 NTFtoken。

这些事情我觉得还觉得蛮感动的,大家会结合自己的兴趣爱好,有的是打《王者荣耀》,有的是喜欢盲盒,喜欢做抖音的传播,大家就会基于这些事情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社区里面有很可爱的开发者去支持他们做一些很简单合出来。这些东西都是开源的。

后来者在做投票合约或者做一个 ERC20 的标准合约或者 NTFtoken 合约的时候,就可以参考他们做出来的开源合约的模板,我非常喜欢这种开源社区的精神或者文化。DeFi 确实有很多的价值捕捉,但需要一个铺垫的过程,很多事情我也不急着催熟,虽然我们基金会在背后做很多的努力,希望能够给上面带来资产,能够让 DeFi 的开发者能够有所为。

今天以太上面的 DeFi,以太上面的稳定币我们都很羡慕,但是没有关系,我们可以慢慢去做。比如说有一些事情,虽然今天去说这个事概率还很低。大家都看到 Conflux 一直在国内做的努力和政府也一直保持一个很好的关系,像今年上海数字区块链研究院落成的时候,上海市的领导还有姚老师都为上海树图区块链研究院揭牌。

政府理解 Conflux 是公有链,也会有代币,就是这种计算资源,政府的顾虑是不要让币价大涨大跌,因为那样很多散户可能会受到伤害。这个事情团队没法控制,这是二级市场自发行为,团队能做的是尽量引导大家不要过份的关注财富效应,而更应该关注你能用 Conflux 做什么好玩的事。

在这个背后我们做的一些努力也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美元稳定币今年发行非常好,DCEP 这个货币,国家也非常希望那能够国际化。我们也非常希望 rmb 稳定币慢慢在一些国际化的场景用起来。包括我们核心创始人龙凡一直在和政府去沟通,在努力推动这件事情,当然这个事情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一是看比如说像 Libra、DCEP 这些东西的发展,另一个也看比如说像 USDT 的发行量,如果它发行到很大的金额,必然会选择站队时,当这个事发生的时候,rmb 稳定币也就呼之欲出了。

因为其实 DCEP 更多是一个国内的,它很难出海,中国很多 APP、抖音、微信在海外都很难独善其身,想要搭载 DCEP 是监管压力是很大的。我很看好 rmb 稳定币补充 DCEP 海外的发展。它的发展有很大几乎会落在 Conflux 上去做。但在那之前我们需要做好准备,向社区和社会乃至整个世界证明 Conflux 是一条安全可用性能好的公链,真正去中心化的公链。

我很难回答我们在布局什么,我们在努力做出一个氛围良好,国际化的一个项目,真正去中心化的公有链,我们不会说布局做什么,那个其实有时候不符合一个公有链项目的定位,某种程度上基金会在做基础设施,你就是裁判员。

你不能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因为你走社区的路社区就无路可走了,更重要的是让社区的人首先在里面找到乐趣甚至在里面赚到钱,然后基金会才考虑我们如何做,这些事情是我们更多想要去呵护社区去孵化社区去扶植社区,让我们变小,让社区变大,这是我们的布局。

币安 Zora:元杰哥讲得让我非常感动,在区块链里面做公链条还是做上面 DAPPS 项目也好,大家希望很有创造力很团结的社区,只有社区才能够把你的东西传播得更远,你们其实没有特别 focus 在布局什么东西,而是布局你们社区。

我自己也挺喜欢盲盒还有把盲盒结合 Confluxtoken,NTF 资产这样的东西,我觉得能够去创造一个所谓的粉丝经济,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可能会特别喜欢某一个偶像什么的,就去买了他周边的东西。可能烤仔也有这个粉丝经济的带货能力。

张元杰:它其实是河狸,因为他们调研说河狸是动物界里面唯一会使用工具一种动物,他们觉得这些码农都是会使用工具的一种特定的人类,他们就用河狸来代表他们。这个烤仔参照四个核心创始人的其中一个去做的,可以去官网去搜一下,肯定不是我。

币安 Zora:我今天还特别涨知识了,原来是河狸是动物里面唯一会用工具的。

张元杰:这个眼神也特别像码农的眼神。

6

币安 Zora:这边都叫眼神叫生无可恋的眼神。元杰哥刚刚讲到不只是生态,不只是社区这件事情,大家期待 Conflux 会推出一个怎么样子让大家觉得更方便易用更加快速同时当然也更加安全更加保有隐私性一条公链,我也特别好奇,Conflux 的主网的进入,我相信直播间的各位观众也特别好奇?

张元杰:Conflux 上线已经越来越近了,我预计不会晚于今年年底,目前社区里面用自己的笔记本和家用电脑挖矿的人都接近一千人,网络在出块正常,大家去使用上面的 Moondex 的交易正进行,也就是说公链在完全去中心化的情况下它可以跑没有问题,合约在上面也可以跑没有问题,基本上都是处于稳定运行的状态。

我们现在还有一些没有测试,目前大家都是用 CPU 挖,后面过渡到 GPU 去挖,GPU 硬件性能会更好,我们会看一下是不是能够合理过渡,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继续完善。主网上线之后只能硬分叉升级代码,在这之前开发团队想做充分的准备。

所以我们留出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让事情完全稳定下来,目前 Conflux 上面的 Dex 合约已经正式运作,上面任何资产丢失都是基金会赔付,目前还没有出现很严重的问题,大概今年年底, Conflux 就正式上线。

现在 Conflux 就像个游乐场,目前在试运营,第一个订单薄 Dex 是第一个大型游乐设施已经搭建起来了,大家可以玩了,第二个第三个大型的游乐设施也马上会搭建起来,我们现在在给各个项目做基础设施。

这些都做好之后试运营三个月没问题,就正式开园了。到时游乐场有很多游乐设施就同时正式运营,一上线就会有一个初具小规模的生态正式运转,不像有一些公链,上线一年多很多生态都乏善可陈,比较可惜。

币安 Zora:我刚刚看到有一些留言说,主网上线的挖矿,家用电脑可以挖矿,台式机不是笔记本的。还有人说外星人的笔记本是有可能有机会可以挖矿的。

张元杰:如果大家打算用笔记本和家用电脑挖矿,请现在就去挖矿的网站报名,错过这段时间,当显卡矿工真的冲进来的时候,大家会挖不到块,因为显卡的效率比 CPU 要高太多了,专业的矿工冲进来的时候,大家就更难了,他们在电费上有优势,这个阶段挖矿我们会发 FC。

将来专业的矿工,例如星火矿池、鱼池用他们 GPU 冲进来,大家基本上很难挖到矿,可以同步网络,但挖不到矿是非常尴尬的不过到时候我们还会保留一两个测试网,就像以太坊有测试网。

备用的测试网络仍然邀请大家用笔记本和台式机去维护,大家可以在上面部署自己的合约测试等等,也提供了价值,基金会也省了钱,我们不用亚马逊租云机器了,大家可以继续体验当年以太坊、比特币用家用机挖币走过的很经典道路,如果想大规模参与,可能只有最近这两个月可以参与。

币安 Zora:元杰哥你说 Conflux 公众号怎么搜,大家去公众号看后台留言找一下网址。

张元杰:Conflux 中文社区,论坛是 forum.conflux.fun,我们论坛也很活跃。讲一个好玩的事,做可信节点需要公网 IP, 这样别人能访问到你的节点,才可以转发交易,很多中国大陆的用户没有公网 IP。为了获得公网 IP,看到帖子上有很多好玩的回复,他说我是黑龙江电信,我给他打电话说,师傅,我这边家里要装摄像头,你赶紧给我弄,回复说对不起我们不能给普通用户分配公网 IP,然后说你再给我不分配,我就要举报你了。

后来这个经验成功以后,发现全国各地的社区的同事都要举报电信和联通,举报以后瞬间就好办事,大家都在上面分享经验,非常欢乐的一个过程,大家发现举报移动是没用的,因为他们没有办法给大家分这个公网的 IP。Conflux 社区真的是挺有爱的,挺好玩的。

7

币安 Zora:我特别想问一件事情,做公链,您觉得在 2020 年这个已经进入到下半年一个多月了,您觉得在今年度公链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不管今年下半年还有明年年初会有一些什么样的进展?

张元杰:我觉得其实今年到了一个公链交作业的时候,很多公链都是今年上,包括波卡包括可能还有海外的一些项目,都是最近要上,但是我觉得公链真正的护城河不在于它的技术,在于生态,而生态又在于社区,你只有一个非常庞大的社区,大家用爱去发电,在爱发完电之后又有金钱上的回报。

大家既找到乐趣又赚到钱,才会真正去发展壮大,我觉得就是最值得的关注,除了以太坊以外,是不是有哪一个公链真正意义捕获生态让大家围绕在它周围,而且这种周围的状态不是因为我百倍暴富,原地暴富这种心态参与,而是说这本来是有意思有趣的事情,我在上面找到乐趣后面又赚到钱,做成有意义的事,这样的过程是最值得关注的事情。

现在有几个公链挺火的,里面的社区,他们最内心底其实对这件事情不是有意义或者有趣并不关心,他们只关心我能不能赚到钱。反观 Conflux 社区,也有想赚钱的人,你会发现更多的人,这是个好玩的事我就在里边泡着,大家互相交交朋友讨论技术,慢慢形成了一个很好的氛围,官方存不存在都无所谓。

他们自己就可以自娱自乐,就像社区生态立项,全部由技术社区委员会去评估,基金会基本上都不参与的。自发组织的社区运营,有一群可爱的人叫烤仔守护者,我记得有一个烤仔守护者生病了,大家一起买花篮送它,还有武汉 Y 情,Conflux 社区还一起捐钱买物资送给武汉的医院。

社区这种初心要纯粹,这是很决定性的。如果可能没有的话,最后就是还都只是以太,因为以太 2.0,虽然时间不像大家预计那么乐观,说 1、2 年,我觉得时间要更久。这个时间窗口是大家竞争的关键时期。

8

币安 Zora:我觉得在元杰哥刚刚分享 Conflux 的社区是一个特别有爱,用爱发电的社区,我自己觉得还蛮感动的。讲讲人生,我们会遵循自己的梦想,特别听到元杰哥分享 Conflux 的社区,它会一边实现梦想还能够让你一边挣钱,我觉得能够一边实现梦想一边挣钱是一个特别酷令人振奋的事情。

在区块链的世界里面我们也会很常听到不管公链项目还有很多项目创始人团队,他们都希望能够来通过区块链技术来改变世界。所以我很想问元杰哥,您觉得区块链技术或者是说区块链的这些生态,它能够为改变世界带来什么样的贡献呢?

张元杰:我觉得事情比较大,不一定在 Conflux 上,我觉得区块链这件事情,我加入以后我还是有一些感触的。首先我不会说区块链改变了社会生产关系,会形成一个极大的乌托邦,我觉得可能还有很长的阶段,我会很现实说一些什么事情会变得更美好。区块链它是怎么起来的,要看到它起来的过程。

首先服务边缘金融,就是灰色和黑色的产业。但从边缘金融慢慢过渡到做边界金融,什么叫边界金融?比如说像中国和美国就是有边界的,可能美国和伊朗、北韩就是有边界的,再比如一些发展中国家,像委内瑞拉、阿根廷、埃及、土耳其,这些边界里的老百姓需要金融服务,需要负责任的政府,需要货币不超发或者说有些国家需要美国不制裁他们,大概是这样一种过程。

在边界金融之后就会形成一种全球的金融,这种全球金融,让老百姓免于受到通胀的这种困扰,免于受到资本流通限制的困扰,比如说让老百姓可以去更好享受到金融服务,在这个国家即使没有银行的时候。那么等全球金融形成之后,它慢慢可以回到传统金融路径上。

在未来,区块链超越金融的边界后,又可以服务实业,你会发现不只是钱变成 token,实业里所有权的权益跟个人挂钩的东西都会变成 token。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你有一辆车,你要打开这辆车或者定位这辆车,都取决于你的钱包里有这辆车的车主 token。

这个车在制造的时候就会被制造商赋予一个 token,包含信息。当你拥有这个车 token 的时候,就可以去给这个车在线上直接做登记,它会读取 token 上面的一些信息,比如说 VIN number。包括保险公司也可以读这个 token。

再比如,你想把这个车租出去,你把这个 token 放到共享经济的 car token Pool 中,有些人用来它做开滴滴,有些人租它一天,或者把它抵押出去,放到一个贷款合约里面,就可以得到一笔稳定币,作为贷款的抵押物。

还有一个案例,欧冠组委会做比赛门票的 token,跟 booking.com 合作为球迷申请打折房间。Booking.com 就会验证球迷是否有链上的门票的 token,基于门票 token 读取信息,锁定哪一天哪一个城市,特定的优惠。门票 token 我还可以发起一笔转账转让。

这些东西我觉得就是可能未来区块链可以改变我们生活的地方,只是这个路很久远,首先被发展起来的地方是金融,金融完成的过程中就会和现实生活更贴近。

但这些都需要链上的体系慢慢成熟发展起来,从人对钱的权益发展到人对物的权益仍然需要很长的路,但当人在上面有了大量的钱之后,就会有对物的结算。而今天很多对区块链的畅想,在链上记录各种信息,但交易的时候又回到链下回到银行系统里面去交易。

当我们在两个不同的地方,没有共同银行的时候,转账就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当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网络,就可以去交易任何一种,直接交易也好,物权交易也好,有一个发展过程,从金融的发展慢慢可以渗透到更多物权,比如说是房子、股票至加密艺术品,又或者证明文件,比如护照和学历证书等。

币安 Zora:从刚刚听到现在,我觉得一个最近期我们可以看到区块链技术真的有在改变世界,的确就是一些我们说的第三方世界国家,他们拿资产去买比特币,去规避通货膨胀。同时第三方国家的人没有办法拥有任何的银行账号,靠区块链这种开放式的无需准入的金融,为他们提供要有的金融服务,他们就可以借贷了,这也是我们说得比较大的。

我们看互联网走到现在也发展了 30 年才到现在这样,每个人可以又联网的手机,不管小米、华为、苹果也好,我们期待区块链的世界再走十年,真的让每一个人用最低的门槛进入这个世界。在主网正式上线之后没有性能那么好家电就挖不到块了?

张元杰:如果用 CPU 是可以挖不到,但是 GPU 是可以的,比如说你的显卡 2080Ti、2050 这些都没有问题,只不过说浪费电,专业矿工的电都是很便宜的,它都在水坝或者火电厂的旁边,甚至有核电。家用电脑用 CPU 至少可以同步,但是挖不到,在测试网上仍然可以挖到,我们会对测试网做激励,给大家兑换,因为我们还想保留原生的一个自留地。

币安 Zora:我们看到一个问题,什么时候可以在交易所上面来买卖粉丝币?

张元杰:现在也可以在 moondex 上买。Conflux 项目不会做 1C0,大家通过在 bounty 做任务,大家做各种工作,通过劳动换取 FC。我们称之为社区化的工作量证明     

币安 Zora:我一直看到有人问,怎么样才能得到烤仔?

张元杰:烤仔大家多关注我们公众号我们会定期做活动,淘宝上有烤仔小店,或者线下活动都会带烤仔去发。如果是烤仔盲盒的话,大家可以关注论坛加密烤仔项目的更新,预计在主网上线前发售盲盒。

币安 Zora:谢谢今天参加进这一期 DeFi 新物种直播,也请多多关注 Conflux 后续的一些进展,不管是 Conflux 在生态上的部署还有他们社区的一些特别有趣的活动,也可以持续关注区块 101 的直播,每周一到周五的晚间 8 点钟我们都会在直播间与你不见不散。

张元杰:谢谢《区块 101》谢谢 Zora,拜拜。

币安 Zora:拜拜。

 
币小哥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币小哥 2022-06-20发表,共计16426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OKX欧易App

欧易交易所app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虚拟货币交易所。

APP下载   官网地址